13.2.06

Taiwan Trip

21/01/2006

在飞机上看完了村上的随笔集《旋涡猫的找法》。比他的小说好读 :-P

『... 不过,总的说来每天都用车内音响听着“嗯锵嗯锵”的雷格摇滚(Reggae),驾驶着“丰田.TARSEL”在岛上兜风,得以度过十分愉快的时光。
牙买加短波电台相当之多,但无论哪个台哪个节目,反正从右到左由上至下全是雷格摇滚。似乎除了雷格摇滚岛上再不存在任何音乐。实际来了你才会知道,的确十分了得。全岛弥天盈地全是“嗯锵嗯锵”节拍和那种紫色雾霭。以致返回冰天雪地的清高的波士顿以后,“嗯锵嗯锵”声还在体内持续不止。不过,这东西相当上瘾,嗯锵嗯锵。过去在新宿听完鲍勃.马利的音乐会,走路也全成了“嗯锵嗯锵”走法。可是那场音乐会是够妙的啊,让人热血沸腾。我家太太至今仍嘀嘀咕咕地发牢骚说“在牙买加看安.赖斯,气氛上一点意思也没有”。那怕也是奈何不得的。我在那里看诺曼.梅勒也很难看得进去。嗯锵嗯锵。』

村上还说到恋物癖。同一张唱片已经收藏了三个版本,看到第四个版本仍心痒难耐。这样的心情从前也是有的。可能是因为不停的搬家,而且可以叫做家的地点越来越多,之前收藏的东西多成了搬家过程中的累赘。买过的唱片还找得到CD就是万幸,附带的精美写真册和文案通常是在另一个家里的僻暗角落里。愿意积累的新版本只有小凤和乐乐偶然邮件里附来的MP3,音质什么的也顾不上了,反正我懒得连像样的音响都一直没安上。

僻暗角落也在电脑硬盘里。也在记忆里。

前几天要下载京剧视频(又是收藏和积累)发现硬盘空间只剩不到 200 MB,清了清发现许多重复的文件,还发现从小凤那里拷来过 Four Tet。今晚在台北家里没法上网,百无聊赖的整理相片,试着回想为什么有时一连几个月一张相片都没留下,在留下的相片里琢磨着当时的哪些人在生活中占着哪些位置。重看了在大同的照片。边听着 Four Tet,过瘾之至!





22/01/2006

今天见了小凤、秀娟、小四、舒楣、译云,第一次见伟哲。不知怎么说,总之有种奇妙的感觉。觉得我如果回到台北住,生活应该比较像某人同学和伊娃那样,看看电影、学学外语、谈谈恋爱... 建筑系的同学们还在考高考、公费留学、存钱准备出国等等,感觉离我好远好远。是在找到更高的平台再寻求发展吧。虽然大多是一副无可奈何的模样,但是心里应该是明明白白的。

这一期的 ppaper有 AVEDA负责人朱平和包益民的对话,很有意思。我想我是能认同他们的理念的,但是一扯上 lifestyle business、experience marketing,不知怎地我开始有种抗拒心理。

摘录...

『朱:...人常常只想到功能面对我有什么好处,尤其是我有没有占到什么便宜,我有没有吃了什么亏。如果把这两个想法拿掉,我想我们会更快乐一点。中国人最大的问题在这里,在大陆这个问题更严重。
包:所以我都不担心大陆成长的问题,因为我觉得他们虽然在快速的成长,他们也在快速的摧毁。
朱:台湾的竞争力不在创意,大陆方面的创意,scale比我们大,你没有办法跟他比这个。所以目前我们跟大陆还有三、五年的竞争力,就是我先前谈的信任,这种公民修养,还有我们的 lifestyle。...』

『朱:...每个人把自己的小孩带好,这个世界就有希望。要改变世界就是这么简单。』





23/01/2006

毫无例外,秀娟姐每次都会说出一些让我震动的话,在我最需要的时候。今天说的是期待 25 年花开的天山公主 v.s. 一事无成的 xx 年。不知道秀娟姐知不知道我听进去了。

晚上看完了 Dan Brown 的《天使与魔鬼》。快结束的时候觉得非常好看,真的看到最后又觉得布朗先生的悬疑情节玩得有点过了。科学与宗教的确是可以不停探讨下去的议题。

24/01/2006

今天去了故宫。虽然很俗,但是‘值回票价’最能贴切的描述我的感受。现在正馆在整修,一张成人票新台币 100 元可以在年底前进馆 2 次。展出的区域比以前小,但是展品和展场布置、多媒体展示等等都非常非常非常非常的好。充盈着幸福感。清宫博物展展出了清朝一些动植物图鉴性质的画作,其中的‘海错图’为每种海里的生物都写下四句赞言,例如《象鼻螺赞》:『象耕海田,麦浪望洋;其鼻为螺,卷而不长。』 :-) 精品展里有几个地方我觉得稍有不妥,展出的主题叫‘比上帝还精巧’- 干嘛跟人家的神较劲啊?多宝格的展板上的说明挺有趣的:‘皇帝下班之后做什么?在没有手机、电脑的时代......’,但是标题叫『皇帝的宝贝箱』- 让我联想到太监的‘宝贝’... :-P (不得不补充的 p.s.一句:应该让办北京那个骗钱的郑和下西洋展的人来开开眼,看看什么叫作甜白瓷!)

唱了苏打绿的歌,很过瘾。张如莹说,觉得一事无成是因为还没找到那棵要开花的树。讨论为什么有些人(呃... 我们自己)会因为身处在某个城市而感到快乐或不快乐;没有结论。



25/01/2006

中午见了女孩们。从外公已经 100 高寿,又讨论起‘人生真漫长’系列话题。该另辟专题讨论。

去爸爸朋友的公司尾牙。台上正热闹滚滚的抽奖唱歌的时候,林叔叔到我们边上来,很认真的说我爸需要人帮他忙。So, I think this is it.




26/01/2006

中医 v.s. Mr Price - 看了张永和的《策划家居》,很有趣。其中一段说到中医与所谓 problem solving 方法的对比,印象特别深刻。大意是 problem solving 的过程是把所谓的问题抽离出 context 之外,然后各个击破;但究竟是不是能够改善情况当然是要放回在 context 当中验证。主要说的是建筑 programming 的必要性和方法论,但也可以拿来检视不同性质的 consulting firm 的操作方法:你的 firm 是要边卖产品边在你的咨询服务当中向客户不断保证这个产品正是他们需要的,能够解决他们的问题(针对这个产品而发掘出来的‘问题’?);还是抽离出问题,分析之后写几篇报告提出安全的策略建议然后拍拍屁股走人?

中医,C. 波莱斯

摸脉诊断,中医常常发现一个人"虚"。空虚或虚弱当然不健康,但也还不是一种疾病:没病,就是有点虚。虚是两者之间。虚属于正常范围之内,人的生理系统很少平衡得尽善尽美。虚因此不需要治,但要调、要补,中医并不知道解决问题式的思想方法。要解决问题,首先要创造对立的两极:病或没病,正常或不正常,对或错。两极之间的区域使得问题变得不明确,也就不利于解决它。西医或治病或不治(没病),但无法处理病与没病之间的状态。在解决问题的两极分化过程中,现实的连续性中断了,生活中细微的差别和变化消失了,所以解题式的建筑是抽象的,也许还有点虚。

解决问题思想方法的可行性还离不开隔离的手段,即将要解决的问题从它原来的环境中切割出来,并切断它所有的关系的操作。只有这样,才可能不考虑整个身体而孤立地医治头痛;不考虑人对运动需要而孤立地提高人行进的速度(汽车的效率是以人步行得到的锻炼为代价之一的),然后再不考虑交通的方法而孤立地进行健身(在美国开车到一个健身房去步行器上走路运动是司空见惯的),或不考虑文化而孤立地讨论起居以及起居室。

然而,如果解决问题确被认为是建筑的终极目的,房屋设计――建筑中解决问题的最普遍的方法――未必能提供最佳的答案。至少英国建筑师 C. 波莱斯是这么认为的。

一个农民请波莱斯为他设计一幢房子。农民在离他家 160 公里的地方购置了一个农场
,他想在农场上建一幢房子供他在每周五天使用,周末则回到家里去。波莱斯接受了这个问题,经过仔细研究,然后给业主提出了最佳的解:不用盖房子,买一辆快车。这样农民可以每天回家去与家人团聚,买车还比盖房子经济得多。

传来传去这个故事里的细节可能不是很准确了,但它无疑地说明了:真正解决问题时不应受方法限制。也许它还说明了,解决问题的思想方法对建筑师这个职业还有颠覆性的一面,一种健康的颠覆性。

建筑任务策划需要在认识解决问题的矛盾性和复杂性的基础上重新定义。


[ 后记:晚上去 The Wall,隔天小四 MSN 上的昵称是‘The Wall 竟讓我們覺得自己老了。雖然歌棒、妹正,但那已是不復返的青春哪 ! ’:-D ]



27/01/2006

和某人同学去看了《断背山》。寒假期间看早场电影绝对是不智之举。很多高中生,而且似乎都是抱着可以光明正大到影院看男同 A 片的心态去的... 有个男的打了 5 个超响的哈欠,其中两次某人同学大声的回应道:“出去啦!”

:-D




28/01/2006

金城武上了 Newsweek,真是个好青年! http://www.msnbc.msn.com/id/10512429/site/newsweek/

今天跟张如莹在网上讨论断背山,有人说 Ennis 在他住的拖车外的邮箱上贴‘17’这个号码,是因为 Brokeback Mountain 有 17 个字母... 会不会扯太远了啊!?还想再看一次。之前看了印刻的专辑,加上惹人侧目的观众,好像没有感动得很彻底。

29/01/2006

万恶的麦当劳,春节期间竟然照常营业 :-S 连续 4 天看早场电影,Zzzzzzzzzzz...

昨晚还跟乐乐说,最近几年比较能够在‘开心并无聊着’的春节假期里处之泰然,现在发现好像并没有。

30/01/2006

张如莹的表哥教了我们一个游戏:

只移动 3 次,把 5 个骰子(或麻将牌、纸牌... 等)[1] [2] [3] [4] [5] 的排列顺序变成 [5] [4] [3] [2] [1]。每次必须同时移动相邻的两个骰子,不可旋转、翻滚骰子。




31/01/2006 - 02/02/2006

31 号凌晨全家人促膝长谈,余力成很亢奋的说要聊通宵,并且开始炫耀他的数学多么的棒 :-)

隔天和小凤去了火车站附近的星巴克,台北的星巴克选择真多,有 bread-and-butter pudding 呢。小凤感叹了一番刚拆除的光华商场和跟它发生的许多的第一次,呵呵。

坐车到台中找某人同学,和表妹们一起去吃烤肉,相当不赖,但是丢了我那双很贵的筷子... 晚饭后就被某人同学的感冒病毒感染了(呃... 其实可能是我从北京带回来辗转传染给某人同学的那几只的曾曾曾孙辈... )。到台南和伊娃会合,见了小汤匙,去逛安平,真个人山人海。去见谢老,在谢老家楼底下聊了 30 分钟(伊娃在车里计时)。台南变了。可是我没有权利发表意见,真闷。谢老说我聪明,哈。

总之,很幸福,有很酷的家人和朋友们。 :-))







回應

是four tet的Round嗎?
我自己都忘了,如果是的話,裡頭有一首unspoken是我的超愛,第一次在網路上試聽到時便深深被觸動,電音能做到如此inside的韻,真是不凡,給他拍拍手!
說到CD,每次過年我也都會整理一次,只是總傷腦筋沒地方好好收納,都快溢出來了,不過整理CD是件無比快樂的事情,今年的過年小計畫便是整理書籍、CD,將以前拍的東西轉成數位(有夠多..),還有就是整理當兵時的雜記,其實工作量還不小呢,不過只要一想起來能這樣做便感到相當期待,我果然是個工作狂啊,哈...。我想我若是有足夠的積蓄也可以半年不工作,我一定也可以很春上式的在自己的家與附近過得相當自在:)

妳講的更高的平台我一樣也沒在準備,其實沒那麼明白啦~

form

 form 於 January 25, 2006 01:47 PM 回應

是的,就是Rounds,还有pause。unspoken每次都会让我抬头(表示能够吸引我的意思)。
现在又想买数位单眼,又想买lomo乱拍,哈哈。
你至少是 directionally correct - 方向正确吧。加油! :-)
 shuanshuan 於 January 26, 2006 03:21 PM 回應

原來兩張都有阿,那我該說妳賺到了嗎:)
Pause裡我最喜歡23,Everything is Alright 以及 You Could Ruin My Day這三首,後者第一次聽到時正開車從天母回家,覺得真是太讚了! 當下就按下repeat並且搖下車窗與街坊們分享,哈! 我覺得應該改成You Could Save My Day才是:)
這位電音詩人的確有兩把刷子,一個人玩apple可以巡迴全世界~ 我看妳相機都別買去買台apple如何:)

我是unspoken direction.
 form 於 January 27, 2006 01:04 AM 回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