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3.06

耽京剧。酗咖啡。

[按這裡看繁體字版]

(看了生日占卜,我的缺点是:苛求、无节制、耽于享乐。哈哈哈!)

* 入门

 我开始看京剧只有大概半年时间,对戏懂得很少,但是已经一头栽进去了。现在还在试着分辨出西皮和二黄... 真想当个民初人。在豆瓣上开了一个在北京看京剧小组,有很多人带我入门,觉得真的很有意思。

 一晚去北大听室内乐,恍如隔世啊。音乐厅还广播请大家不要在乐章之间鼓掌,哈哈。看京剧的时候则是要知道什么时候该给演员或琴师喝彩叫好。

 看的第一场戏是中国京剧院建院50周年的第一场戏,第一折是李阳鸣的石秀探庄。好看得不得了;不过他自己说不太成功。会觉得惊艳,绝对是因为看戏前刚去练了瑜伽,看李一个人在台上从容自若、举重若轻的走着那些步子,干净利落,完全吸引住观众的注意力;想如果是我做的话肯定已经气喘吁吁而且直发抖,完了还要酸痛上好几天。后来搜到有人在台湾看了去年中京院12月份的演出,同样的剧目。

 入门教材包括咚咚锵网站上王玉珍女士在法国巴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厦的演讲稿,讲京剧艺术的三大美学特征,一是综合性,二是程式性,三是虚拟性。去文津讲坛听过陈国卿老师讲老生的课。上周六还去北大看了北昆演出的昆剧,大开眼界。

* 舞台 v.s. 荧幕

 很多没提起过兴趣去现场看京剧的人都说电视戏曲频道播的他们看了,就是不感冒。但是在现场看和在电视上看现场直播真的不是一回事儿。现场的氛围,音乐的声响效果,同席观众的专注、与演员的互动等等,(用Jean的话说是声色犬马)荧幕都是捕捉不了的。用摄像机捕捉舞台上的表演,放进电视荧幕的框框里,势必要做切割取舍,加上特写镜头。在现场看虽然不能真的成倍的zoom in,但是你是能看得清演员的神态表情的,与此同时你还能看到配角的神情动作,还能看到琴师,还能看到观众;主角抓住你的注意力的时候你也不会盯着配角瞧的;人的眼睛是很奇妙的。但被拍摄下来之后你就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只能看被人拍下来的那个框框里的画面了。

 舞台艺术片又是另外一回事。舞台艺术片就是为摄像机编排的,设计好了每个镜头里要呈现哪些细节,出彩的地方肯定不会遗漏,其他在出镜了的辅助角色或道具肯定对那个画面不甚紧要。成龙的电影比之前的武打片进步的地方,很重要的一点是他让群架戏里还没要出手的群众演员在镜外,在成龙之前的片子让所有人都在镜内,作跃跃欲试状,看起来很不自然;这是成功掌握电影本质的一个例子。

 这里说的舞台不只是京剧舞台,还包括话剧、舞剧等等。我认为舞台与荧幕的表现形式是有本质上的区别的。有些人会说舞台的布景太过抽象,演员表演太过夸张,不如电视、电影写实;这却不是必然的,舞台布景是可以做得非常写实的,在两个小时的演出里变换布景,甚至表现时间推移,都是可以实现的。京剧舞台的极简写意虚拟,则与演员的表演有直接关系,是体现演员功力的一个重要部分。

 强调舞台与荧幕区别的用意是想说,把京剧改编成话剧、杂技,也吸引不了那些只喜欢看电视剧的人。底下详细说。

* 传承、抢救、推广

 京剧有流派之说,流派背后是一批能表现其表演特点的剧目。青年演员通过恢复排演老剧目,继承前人的艺术成果。李瑞环在《京剧音配像精粹》发行新闻发布会上说,要准确了解京剧传统艺术的原貌,只有这样,“学习才有根据,发展才有基础,评论才有标准”。精辟。可以写在红色横幅上挂起来。

 在我这个刚接触的人感觉,京剧和其他如昆曲等传统戏曲,缺少持久的商业营销模式。中国京剧院的实验剧场每周末有青年演员的传统戏演出,是很好的安排,青年演员需要上台锻炼,观众也需要培养。但是中国京剧院一直还没有网站,自己的联网售票点也没有网站,代理票务都很#%※◎¥(此处删去100字)。是不是老先生老太太不上网,所以觉得没有必要呢?那年轻人呢?可能我是异类,我不买报纸的。不知道。

* 创新 v.s.“新编大型历史京剧”

 京剧应该是一种艺术形式,可以自由表现各种题材。如果只能照着以前的人、以前的剧目那么不停的演下去,京剧就死了。京剧能够达到今天的高度,也是前人尝试创新的结果,经得起市场考验的才流传至今;何况京剧是一门非常年轻的艺术。

 有好些所谓‘新编大型历史京剧’,很难说制作背后的用意是什么。说法是要吸引不喜欢看传统京剧的年轻人,同时要留住原来的老戏迷,“新眼睛,老耳朵”。

 有几个问题值得商榷:

- 谁真正了解‘市场’? 在过去,演员得到市场反馈之后,如何因应观众口味,自己可以做得了主,可以立马修正。现在的演员依附在院团系统下,真要搞创新还得听院团安排,有外行领导内行的态势。有的演员如王珮瑜希望辞去院团公职自己搭班演出,但似乎还不是很顺利;祝福她。

- 拿什么吸引新观众? 要吸引观众来欣赏京剧,当然应该表现京剧的美、京剧的特色。整出个像电视剧一样的京剧,观众为什么不去看电视剧呢?整出个像话剧一样的京剧,观众为什么不去看话剧呢?砸大钱、庆典式的新编大型京剧,门票数百元,谁能总来看?多久才能制作出一出来?

* 新编京剧乱想

 要能表现京剧唱念做打各种功夫,又能成为一种娱乐、少说教(个人偏好),才是这个时代好看的新编京剧吧。既然京剧是载歌载舞的艺术,就需要设计出符合剧情和人物、同时能作为舞具的服装、道具。

 我想《仲夏夜之梦》改成京剧应该会成功。或是编个魔幻剧,像《指环王》那样创一种新语言,用京剧唱腔唱出来!或是用《镜花缘》里的故事编成京剧,像梅兰芳的《廉锦枫》。

* 我为什么这么讨厌《袁崇焕》

 我觉得《袁崇焕》的问题在于创新的不是京剧的艺术形式,而是放弃了京剧的艺术特色。整个一古装话剧。完全没有慢板唱段,台上丑角比其他行当都多,讲大白话。连于老板的唱段好像都不是湖广音。拍成电视剧可能还行。打戏的部分是找武术学校还是杂技团来演的,用那种亮晶晶、软啪啪,耍起来会噼里啪啦作响的刀,恶狠狠的杀人,后来连三截棍都出来了。整出来的东西一点京剧魅力也没表现出来,还把人的审美品味都搞坏了。   

 要具体抱怨一下一些特别搞笑的地方 - 袁崇焕出场前,皇帝和大臣、公公们在宫里谈话,听到袁崇焕要觐见;传了袁,袁就先出场唱了一小段定场诗的意思,再回过身叩见皇上;结果袁一唱完回过身我才发现原来场上已经空了,其他人这才从四面八方再涌回台上。这是电视剧的主角特写镜头的意思吧!? 袁独唱的时候我在看袁,根本不会注意台上其他人的动静啊,还要悄悄清场,太好笑了吧。

 这出戏的一大噱头就是重金定制了一比一原尺寸的大炮、龙椅。那也就算了,有一场戏是明兵推出三门原寸大炮,灯光昏暗、炮声隆隆、烟雾迷漫,三个满兵在大炮前面连续后空翻;这已经写实得不行了吧?这个时候字幕上还要打出“开炮”二字......

 舞台上有一小块很粗糙的水平移动台子。袁被定罪之后,是背景音乐+合唱,为了表示哀凄,那个水平移动台子突然从舞台右边移出了一只铜狮子,等速水平移到舞台左边出场......

 袁崇焕被定了死罪,袁母和袁妻发配边疆。袁母先出来独唱,大意是官署来抄家的时候啥也抄不出来,因为袁太清廉了,家徒四壁;接下来,轮到袁妻李胜素出场独唱,灯光又暗了下来,聚光灯打在袁妻身上,只见袁妻身上穿的是黑布衣,但满头上的钻饰那是光彩四射啊,抄家的那些人都没发现吗?袁的财产可能都投到袁妻头上了......

 总之,虽然我是个外行的,还是觉得被导演看扁了,英文叫patronised。有点像看完张艺谋的《英雄》时的感觉。

* 《吴小如戏曲随笔集》序文摘录

 这里须郑重说明并有必要向业内人士提醒的是,在《戏曲文录》出版以来的十年中,通过各种渠道反馈给我的信息,获悉拙著的读者青年人占相当大的比重。有的青年戏迷还展转给我写信,把我当成知心朋友。我收到过自黑龙江的黑河、四川的雅安和新疆的乌鲁木齐等远方读者写来的信,年龄最小的有正在求学的初、高中在校生;而戏迷中大学本科生和研究生则为数更多。除通信外,有的青年人还同我结为忘年交。这些读者,不论年龄大小,他们都有一个共识,即都不爱看那种以获奖为目的的所谓“新编历史剧”。不少青年人认为这种新编的戏只是一种奢侈浪费的“形象工程”或“政绩象征”,国家付出巨额投资,换来的只是昙花一现。从艺术角度看,有些根本不是京戏,不是昆曲。即使有的戏(如《大唐贵妃》)保留了若干段传统唱腔、却与整个剧本、剧情乃至舞台氛围完全格格不入。有些不伦不类的清装戏(如《宰相刘罗锅》,)明明是靠噱头骗取票房价值的闹剧,却被戴上了“精品”的桂冠。因为这些青年观众更爱看长期脍炙人口的传统老戏。由于多数青年人进剧场的机会少(有的身在边远地区,有的苦于没有钱买票看戏),这就使他们尽量通过传媒包括从网上聆听自上个世纪初至六十年代前的名家老唱片。有的青年人居然能接受谭鑫培,而更多的年轻戏迷则非常喜欢余叔岩、孟小冬、马连良和杨宝森以及四大名旦。上述这些信息和观点,都是我从四面八方的读者来信中得知的,我可以指名道姓一一说明其来历,绝非空穴来风。当他们自己的这种业余爱好和审美观点与当前传媒索宣传的带有倾向性的艺术见解相枘凿而发出矛盾时,无意中读到了拙著,于是他们乃想方设法同我取得联系,希望从我这里得到印证和支持,证明他们所抉择的艺术对象和审美趋向是正确的,是可信并可靠的。从这些无可置疑的来信和访谈中,我自然而然产生了深刻的反思:多少年来那些甚嚣尘上的对京剧强调改革创新的议论,说什么青年人不爱看京戏,看不懂京戏,京戏必须改得合乎时尚潮流(实际上正是让京戏尽量不像京戏)才能吸引下一代观众等等,并非全部事实真相。有些很可能就是一些根本不懂京戏(乃至根本不懂我国古典传统艺术)或对古典艺术持虚无主义态度的人只图为己所用而片面夸大了这方面的现象,甚至不排斥其中还有主观臆测乃至向壁虚构的成分。这些似是而非的论非的论调,实际上产生了多方面的误导:既误导了演艺界,更误导了文化艺术方面的某些决策人。这最后一种误导负面影响至钜,甚至连我们党的高层领导同志提出的“当前对京剧应以抢救、继承为主”的指示也未能认真得到贯彻执行。如此年复一年,最终的恶果乃是使我们的传统文化艺术不仅走了一段很长的弯路(实际上目前还在向弯路上不停地走着),而且不免误入歧途,从而走向绝境。正是处于这样的一种时代背景下,我写的几本旧书才引起不少青年朋友的强烈共鸣。一位北大化学系的博士生曾当面对我说:“先生二十多年前即已说过的话和写过的文章,为什么有人就是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到今天还在误导观众呢?”而我却有自知之明,那些积极主张“创新”和一心想让我们的古典传统文化艺术同国际接轨的“先进人物”,岂但对我说的话、写的文章听而不闻、视而不见,实际上是根本听不进去、看着有反感。几年前我还接到过匿名信,大肆诅咒我和朱家�先生(伤心的是,朱老病逝已逾周年,再也无法为我国的传统文化艺术伸张正义了)是顽固保守分子,认为京剧“改革创新”的步伐之所以迈得不大、走得不远,就是我们几个老顽固在拖后腿。然而事实证明,只要你真正走出去面向基层观众,了解一下青年人对传统文化艺术的看法,就会发现究竟是谁在制造泡沫文化,谁在加强使文化艺术阵地沙漠化,则是非不辩自明。恐怕这也是我此次决定“炒冷饭”,重印拙著的原因之一吧。是为序。

shuanshuan at 無名小站 於 02:40 PM 發表 回應(5)

回應

 好看!有趣!:)

 保留京剧的形式,换新的内容应该是个有意思的尝试。但是一定要改得巧妙才好。所以可能需要即懂得现代文学得妙处又懂京剧的妙处的人来编,才会有趣。这样的人可能不太好找。。。

jean 於 March 14, 2006 03:14 AM 回應


 shuanshuan,好逍遥好品味的生活,悠悠我心啊

偷枣小子 於 March 15, 2006 09:28 AM 回應


 Jean, 是啊,这个年代已经难有懂戏又有文采的专业公子哥儿了... 呵呵。

 偷枣小子,不逍遥啊,忧国忧民啊,担心过几年就没有好京剧看了...

shuanshuan 於 March 15, 2006 10:17 AM 回應


 我29日打算去北大听昆曲,不过还没买到票,你去吗?

sweetj 於 September 24, 2006 07:26 PM 回應


 明天才知道我到时在不在北京。想看啊。。。

shuanshuan 於 September 25, 2006 12:33 AM 回應



延伸閱讀:
越大越風涼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