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2.07

﹛腳癢癢臨別手記﹜之〈金字塔頂端〉

剛到北京的時候非常不習慣,而且憤世嫉俗;覺得在北京‘選擇’很少 - 很少有地方可以不吸到二手煙,很難走上一段地上沒有痰的路,千辛萬苦才能找到演出資訊而且票不是被包下送給有關係的就是在黃牛手上,一般小店的吃食不合胃口又油膩骯髒... 跟一個朋友說起,他說我可以跟那些外派到中國的老外一樣住華廈,出入都坐計程車,到老外聚集的高檔餐廳,一定可以維持甚至超越我所習慣的生活品質。我頗不以為然。

後來跟一個澳洲同事聊起來,才慢慢改變想法;他說,手上有資源的人,選擇自然就多。能花錢、有點關係,北京什麼都有。至於是不是要選擇融入當地生活,那是‘道德問題’。

另一個北京同事在另一個場合跟我說,(ok,我在抱怨在北京找不到男朋友...)各個大國的資源總量相差不會太大,但中國有這麼這麼多的窮人,顯然財富資源高度集中在極少數人身上;這些人才是你該交遊的對象啊!

金字塔頂端哪裡都有,但是中國貧富不均的程度造成它的金字塔頂端能夠支配的財富之龐大,非常驚人;這些人在中國的地位也不能用其他國家的社會分層來推想。金字塔頂端的市場商機無限,這是毋庸置疑的;貧富不均的社會問題之嚴峻則是有目共睹,一觸即發。

跟同學聊到在大陸做生意,她說到在大陸開放崛起前他們錯過的,現在都有能力買回來。有人在台灣花 10 萬塊台幣買下一個網拍賣家全部喬丹一代到十幾代的球鞋,到大陸去馬上被搶購一空,一雙喬丹一代拍賣到 2 萬人民幣成交。

金字塔頂端商機無限。沒有人會嫌專攻這個市場的商人嫌貧愛富,但是硬要鼓吹自己是有其他什麼冠冕堂皇的使命和願景就蠻令人倒胃口的 - 學學文創請動各界名師,一堂課開到 2000 塊台幣,是為了台灣文化創意產業的未來?搞錯對象了吧!

底下是我前幾個月在一個討論群上發的回應。括號裡面有點諷刺不停抱怨眼睛看到的貧富不均的前一個發言人...
... it's a blessing we get to 'see' disparity so nakedly in China. A friend from Taipei said about Shanghai as 'the ocean', as opposed to Taipei as 'the aquarium', some parts of Taipei 'the tropical fish bowl'. In some places you don't get to see the disparity though it certainly lives there. I once was at a meeting where BMW Beijing (flashy cars...) was organising a tour for their marketing people from Germany. The lady was trying to think of a way to show the Germans exactly the disparity, so that they'd understand why Chinese BMW owners (the rich) would raise the most outrageous requirements they'd never seen in other places. And it wouldn't be a difficult tour to plan: half an hour around CBD area seeing expats in and out 5 star hotels, white-collars in and out shiny office buildings, and migrant workers with no names working all day and all night...
It's great to be able to see and acknowledge issues and articulate them. But that's just the start.
﹝... 我們應該慶幸在中國可以這麼赤裸裸的‘看到’貧富不均。我一個台北的朋友形容上海是‘海洋’,相對的台北是個‘水族箱’,台北有些地方(東區)是‘熱帶魚缸’。有些地方讓你看不到貧富不均,但它確確實實在那裡滋長生息。我有次在北京 BMW 公司開會(光鮮的名車...),他們當時在安排德國總部行銷人員來北京的考察行程。BMW 的經理試圖要展示給她的德國同事的,正是這種不均,這樣他們才能夠理解為什麼中國的 BMW 車主(富人)會提出他們在其他國家從來沒聽過的不可思議的要求。這個考察行程並不難安排:在 CBD 逛個半個小時,看外派的高級經理人出入五星級大飯店,白領們出入光鮮的辦公大樓,而成群無名的民工沒日沒夜的在建設這座城市... 
能看到現象,體認到這些問題,並有條理的敘述問題,當然很棒。但這只是個起頭而已。﹞

shuanshuan at 無名小站 於 02:00 AM 發表
-----------

回應

這個好看!:) 頂一個。
Jean 於 February 22, 2007 03:13 AM 回應

感謝捧場! :-D
再接再厲中...
shuanshuan 於 February 24, 2007 12:39 AM 回應

這篇寫的不錯啊!
我想或許"階級"上的差異還是會繼續存在下去,這階級指的除了經濟財富上的,也包含了知識上、政治權力上、文化強勢弱勢上等等的差異。
我一直在想,"如果我手中握有這樣的關係與資源,我會怎麼做?" 或者說 "如果我有能力,我想要這個世界變成一個怎樣的世界?"
從某個角度來說我們也是位在相對"知識階級"的金字塔頂。我們受過高等的教育、我們熟悉並且有能力參與網際網路、我們或多或少能運用兩、三種語言、我們看的懂並且能自由的運用文字、我們在我們專業的技術上或多或少累積了一點點......
這世界到底應該是個怎麼樣的世界?
將資源平均分配給每一個人是對的嗎?可行的嗎? 如果是,那怎麼做? "誰"來做?
這個"誰"又將問題拉回到了階級原點。
我很喜歡你寫的這句:It's great to be able to see and acknowledge issues and articulate them. But that's just the start.
小四 於 February 25, 2007 02:47 AM 回應

其實人一出生就是不同階級,這實在是很不公平的。先不說全世界,中國的農民就有 8 億人,其中有 1.5 億是富餘勞動力,要進城打工的。光是這樣看就知道我們都是很有資源的了。
資源的重新分配和階級的流動,方法有很多,有溫和的有激進的。溫和的如賦稅和社會福利,普及教育(且不論陳水扁的施政和人品,貧農之子當上總統這件事本身就是我們值得驕傲的),慈善捐助等等。激進的如中國解放後鬥地主,如柬埔寨赤化(有個朋友家裡以前是柬埔寨皇室的珠寶商,家裡開勞斯萊斯;動亂時只能拋下所有,一家人徒步在叢林裡逃難,後來在菲律賓難民營待了兩年,輾轉到了美國;在美國上學時做科展,展板還是爸爸從街上撿拾來的紙箱做的。)等等。
現在大家比較擔心的就是中國的貧富不均已經快到爆點,小規模暴動到處都有只是大媒體上不曝光;真的爆了可能又會閉關鎖國,雖然現在很難想像。君不見近年中國中央的口號是‘建設和諧社會’嗎...
總之,說到最後好像應該是大家攜手做公益... :-P
shuanshuan 於 February 25, 2007 12:48 PM 回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