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9.07

漢書食貨志

又曰:糶甚貴傷民,甚賤傷農,民傷則離散,農傷則國貧。故甚貴與甚賤,其傷一也。

未免也寫得太好了,班固哥哥!

現代工業化國家農傷應該不至於國貧,維護農民權益在全球化環境下似乎要被排到低順位去了。

在看黃仁宇《赫遜河畔談中國歷史》,好看!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