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9.07

Mondavi Centre


May 18, 2007《李爾在此》演出公告。片段

找到一篇在Mondavi後台訪問吳興國的 blog 文
 I:...... 那么你们把东方艺术到美国来传播,做了哪些改进,方便美国观众? ... 或者说,为这个演出,为美国观众做的变动。
 吴:我想,我们最大的变动反而不是表演部分。表演我们希望他还是原来的风格,最主要的变动还是舞台。

 I:是不是就是大梨园?
 吴:对,梨园。有的时候(京剧)在国外总是需要有一种包装,可是这种包装怎样配合才可以不影响传统的表演形式?我们在这个方面花了很大的心思去做(舞台布景)。我们知道传统(梨园)京剧是在三面舞台上演,可是没有人知道此前在三面舞台的户外演出是什么样子。当然我们都知道梨园拜的是唐明皇,所以我们只能从唐代的建筑中去寻找梨园的模子,(在舞台上)还原一个梨园。这个梨园的构造看起来也有一种幻觉的样子,又正好和我们要演的贵妃醉酒这些戏的感觉配合得很好。
 I:关于当代传奇剧场,我看到许多评论和报道,提到你们把许多莎士比亚改编成京剧的做法,称为颠覆。从您个人的角度,您是更加倾向于颠覆,还是传统? ... 在寻找一种新的思路。
 吴:早期嘛,大家都在感觉这种颠覆是一种革命,所以可能比颠覆还更强烈一点。现在看来,是说明我们其实在21年前就已经很自觉的,就有这种敏感,去寻找未来的方向。在这个寻找的过程中,从刚开始,我们就坚持表演的基本元素还是京剧。再突破,哪怕我现在已经做了一个所谓的前卫剧场,对不起,还是要接受我的想法,保持(京剧的) 唱、唸、做、打的形式。没有这身(基本)功夫,就不能谈突破。
 I:是不是就仿佛酒还是一样的,但是瓶子换了,新包装?
 吴(兴奋):啊。。。酒也许也不一样了!
 I:酒也不一样了。
 吴:对。我用的不是古造的那种酿酒方法了。我用的元素也许还是高粱,还是大米,还是五谷杂粮,可是我的酿酒方法不一样了。
 I:酿酒的工艺变了。
 吴:所以,酿出来的酒味道就不一样了。可是,(注:吴突然开始说纯正京腔)你一定知道它是五谷杂粮酿出来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