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10.07

My Beijing

October 30, 2007

這次來北京,一直覺得特別不適應,覺得我心目中那個北京已經變樣兒了,我和北京似乎是不相干的了。還想著我缺乏面對無常的修為。

直到昨天見到書法老師,有長長的時間,聽著說著特別個人的事情,突然有很多的感慨。因為這樣那樣的原因,自以為是的決絕和反覆,不變的依然沒變,只是無可挽回的折損。

16.10.07

你今天投票了沒?我是吳興國的超級粉絲

請投我一票,我是吳興國的超級粉絲♡ 活動到10月底,想到就來投一下哦...
http://www.ntch.edu.tw/Pro/Masters/list_view.asp?UserID=262
兩廳院20週年系列活動「遇見大師」,如果被大師選中,可以得到一日貼身觀察大師的機會呢♡♡ 無意間發現這個活動的時候,是延長的截稿時間前 6 小時,我手心冒汗、坐立不安了 6 小時之後,終於在截稿前 6 分鐘投出去了。Phew!

另外,之前參加每週看戲俱樂部的討論紀錄上網了,我的花痴‘♡’偷渡成功,呵呵。瑋廉是英妮以前的學長,真巧。

我的水滸108評會虎頭蛇尾,也是因為參加討論之後感覺發洩夠了,省去了許多細節。

13.10.07

義氣相挺 - 水滸108

我家興國幫我簽名了!♡

原訂上週六晚上的演出因為颱風延到週一晚,真是引人懸念啊... 週六短暫失望之後,從週日就一直期待到開演,出門去上班的腳步都是雀躍的,下班等公車時坐在路旁長椅上啃麵包也覺得好幸福!

= = 結 束 花 痴 腔 的 分 隔 線 = =

<水滸 108>作為吸引新觀眾接近京劇的實驗劇目,毫無疑問是非常成功的。從張大春、周華健加盟創作,重新打造水滸劇本,以跨界為主軸,將‘新’的搖滾、嘻哈元素,加上(就結果來說,我沒辦法說‘融合’)‘傳統’的皮黃崑腔,還有說書人林文彬帶來的京韻大鼓、評彈、竹板快書等各種曲藝品種,搭配突出的服裝、化妝設計,在京劇舞台創新上邁開了一大步,也拓展了京劇舞台可運用的素材和資源。而演出之前的強力宣傳,包括好幾次的記者會、講座、公車廣告、樂多部落格廣告和模板等等,應該也起了很大作用,票房爆滿,大多是年輕人。

我必須先說,這是一篇愛之深責之切的評論,畢竟我是紮紮實實地盼了兩個月的。

從洪太尉誤走妖魔開始,林文彬以說書人身分揭開水滸序幕。第二回演林沖(盛鑑飾)領妻子(所有女性皆由錢宇珊飾)到廟裡上香,結識魯智深(楊敬明飾),林妻遇高衙內調戲,林沖遭陷;第三回生辰綱,阮小二、五、七等三兄弟由林朝緒一人扮演,楊志(戴立吾飾)護送的生辰綱被劫,無奈被逼上梁山。

下半場以女性為主,傳統戲裡有<坐樓殺惜>,這裡加入閻惜蛟不甘青春白費在宋江身上的發揮。第五回以竹板快書<武松打虎>帶出故事的開展,武松成了打虎英雄之後,只在小縣城裡巡邏,沒有個稱頭的對手,那吊睛白額大蟲才是他的知音;這一回合還有潘金蓮(的什麼?),潘死後的一段獨白,道出錯配武大的無奈。第六回是武松發配途中經過十字坡,住進母夜叉孫二娘的黑店,夜裡與孫二娘摸黑過招。然後是偶像團體演唱會式的歡樂謝幕。

作為一台連本戲,說書人角色設計應該可以更有趣;我說的不只是模糊戲裡、戲外界線而已,其實這一點這次已經用得太濫了。中國戲曲裡面角色可用定場詩、自報家門等方法,點出前情並表現性格,說書人為每個回合串場,提供資訊的功能應該是很低的;但上半場幾個大段的前情提要,不只多餘,形式也無特出,洪太尉還被塑膠大蟒蛇纏身,「無聲不歌,無動不舞」的指導原則被輕易打破,有點失望。

想做得太多,但都不夠深刻。雖然劇本完全是新字句,有做新詮釋的企圖,但是還不能捨棄經典老戲段的取材(情節的擷取);超出老戲之外的新詮釋沒有足夠的發揮空間,虛晃一招的感覺。新編戲常出現的問題這裡還是沒能免除:編劇和導演想說得太多,情節太複雜,趕得喘不過氣來,讓觀眾何從感動起?

這次為了看戲,拿起施耐庵的《水滸傳》來讀,快要讀到我最愛的<林沖夜奔>時我還屏息以待 -- 結果哪裡有這段情節?林沖殺了人就逃奔梁山了呀,本來就是沒有情節的。用 30 分鐘的篇幅,表現林沖奔逃的倉皇、對奸人的忿懣、放心不下母妻的憂慮,更落下男兒淚... 這些豐富的層次如果單獨存在都不足以感動人,一定是經過鋪陳,讓觀眾跟著越來越心酸。<霸王別姬>也是啊,不是要看小兵進來報告軍營外已是四面楚歌聲,是要看虞姬忍住傷心,為霸王舞劍,舞到讓你想喊,不要再舞了,命都要沒有了!才是感動人的時候。

另,雖然傳統戲常有忠孝節義的說教情節讓人膩煩,但新編戲刻意要以女權或其他什麼觀點改寫,還要用力確認觀眾看懂了,不也是用戲來說教嗎?

燈光和舞台佈景的調度,粗糙程度很令人訝異。不禁要感嘆一桌兩椅真是中國人智慧的結晶,這比做任何創新都更能讓人領悟到傳統的美好;可惜沒有拿出來給劇場裡的新觀眾看。

創新的確應該是傳統戲曲保持活力的最好途徑,我對創新的看法之前也寫過很多了。但是不管是傳統、創新、跨界,總要是個能讓觀眾帶回家的‘戲’。聲光刺激在任何地方都已經足夠多了。

一直記得一位女建築師到成大演講的時候說過一個故事,如果拿兩條地毯,一條是討喜的大眾現代圖案,一條是手工波斯地毯,問一個沒有受過美學訓練的人要選哪一條擺在自家客廳,他應該會選前一條;但如果要他選一條代表自己這個人,幾乎每個人仔細考慮之後都會選手工波斯地毯。真的,people know。

如果有第二部還是會去看的。為年輕演員打造舞台還是很振奮人心的。不過還是要想,都這麼義氣的陪當代傳奇實驗新戲了,是不是可以回饋幾齣傳統戲讓大家過過眼癮? :-P

(林沖在草料場從睡夢中驚醒的時候,突然好像被雷打到,很想聽‘大雪飄,撲人面’... 如果可以聽到,我會非常非常滿足!)


延伸閱讀:

每週看戲俱樂部-水滸 108 演後討論會

12.10.07

農民的智慧

LQ 說: 看俺们大陆多好呀
 到处是你家呢
Shuanshuan 說:還不是要靠外國朋友
 唉~
LQ 說:他们也是看中大陆这块宝地了呗
 没有梧桐树招不来金凤凰
 那个咋说来着
Shuanshuan 說:什麼梧桐鳳凰的?
 詩經啊?
 莊子?
LQ 說:好像是农村谚语吧
 哪有那多庄子李子的
 看来你脱离群众生活太久了
Shuanshuan 說:南方有鳥,其名鵷鶵,子知之乎?夫鵷鶵,發於南海而飛於北海,非梧桐不止,非練實不食,非醴泉不飲。於是鴟得腐鼠,鵷鶵過之,仰而視之曰:嚇!今子欲以子之梁國而嚇我邪
LQ 說:哎呀,今天股市跳水了
Shuanshuan 說:莊子啦!!
LQ 說:
 不是吧,这边是说金凤凰的干活
Shuanshuan 說:喔喔

最後答案是:詩經、莊子、三國都說過...
「栽下梧桐樹,引來金鳳凰」的來歷(百度知道) [繁體字版]

8.10.07

有拜有保庇嗎?

Recent report findings published by Pew Global Attitudes Project:
 The survey finds a strong relationship between a country's religiosity and its economic status. In poorer nations, religion remains central to the lives of individuals, while secular perspectives are more common in richer nations.1 This relationship generally is consistent across regions and countries, although there are some exceptions, including most notably the United States, which is a much more religious country than its level of prosperity would indicate. Other nations deviate from the pattern as well, including the oil-rich, predominantly Muslim -- and very religious -- kingdom of Kuwait.
 1Religiosity is measured using a three-item index ranging from 0-3, with "3" representing the most religious position. Respondents were given a "1" if they believe faith in God is necessary for morality; a "1" if they say religion is very important in their lives; and a "1" if they pray at least once a day.

3.10.07

遠道而來口袋滿滿的小跟班

           Source: Korea Pool via Bloomberg News
南北韓峰會。早上同事還在說金正日(講成金日正...)多麼腦滿腸肥,但是盧武鉉站在他旁邊真的就像個小跟班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