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1.08

Moment of Poetry in Yongho


難得週日一個約會都沒有,滿足地帶著《越讀者》到家附近的摩斯吃早餐。一轉頭看見巷口的白菜包子攤,老闆正在揉麵糰。老闆穿著內衣背心、短褲、拖鞋,踮著腳尖,兩腳有節奏地前後踏步,上半身趁勢往前推送,雙手反覆賣力搓揉枕頭大小的白麵糰;揉到快出筋的時候,趕緊加上把勁,幾乎是兩腳離地的用上全身氣力要把麵糰揉勻、揉勁道了。我看呆了。後來進來的一個女孩在窗口坐下,也看得入神了。白菜包師傅簡直是庶民勞動形象樣板的真實呈現!

後來在〈與人邂逅的詩〉一段讀到:「你不覺得這個世界什麼都有,就是沒有韻律與節奏?」,當然不!

底下引述毛姆的話:「惠特曼把詩歌帶回給群眾。他告訴我們,詩歌不一定非要到月光,廢墟,以及患相思病的少女的悲吟中去尋找。」讓我想起李達想開的專欄 "Moment of Poetry in Beijing"。是呀,我在永和詩意的遭遇。 :-)

那天的午餐當然是白菜包子囉。

(圖片是董啟章的《天工開物‧栩栩如真》封面改的;原來想用交子,或是宋應星《天工開物》的龍骨水車圖,還找到一個太陽能龍骨水車發明者的網頁,有他的發明,也整理了水車的發展由來。)

20.1.08

漢字拉丁化


在看 Wikipedia 上面漢字拉丁化的條目,看到這篇施氏食獅史,是趙元任寫的同音文章,很妙!

其他的還有:
侄治痔:該文是由何員外所寫的同音文章。每個字的讀音均為zhi。
季姬擊雞記
羿裔熠
遺鎰疑醫
易姨醫胰
於瑜欲漁
熙戲犀

《零》收錄了很多清末新文字改革運動時發展出來的各種表音字符,希望以漢字拉丁化的方式,以簡化的表音化文字消滅文盲,顯然未獲採用;可以看到當時面對西方勢力的入侵,是如何倉皇掙扎要維新圖強。
如咸豐年間生人廈門盧戇章,20 歲開始研讀聖經並學習西洋科學知識,「感歐美各國皆拼音成文,便恍然發改造漢字之宏願。」,「是主張中國文字國際化的第一人」。他曾到新加坡留學,後來在 39 歲那年寫成《一目了然初階》一書,發表「切音新字」拼音法(廈門腔)。《一目了然初階》封面題字:「一目了然、男可曉、女可曉、智否賢愚均可曉;十聲辛苦、朝於斯、夕於斯、陰晴寒暑悉於斯」,道出盧氏對切音新字的期許之深與用心良苦。

延伸閱讀:
學者新論:漢語拼音運動的歷史回顧


歷史上的今天:
20.1.05 老師

16.1.08

生態建築課報告

大三生態建築課做的報告,挖出來翻修、獻寶。楊同學希望你不介意,謝謝。
(順便試用 SlideShare,字體跟原稿不同,半透明效果的底圖出不來。還是挺好用的,可以全螢幕放映,現在設定可以下載。)

15.1.08

明朝那些事兒

又在清電腦,發現看<明朝那些事兒>第一卷順手摘錄的片段。這本書實在好看,特別是作戰場景。搜了一下,作者當年明月的部落格上應該有全文,可以從前言一路看下去。前言裡說:
下面的这篇文章我构思了六个月左右,主要讲述的是从1344年到1644年这三百年间关于明的一些事情,以史料为基础,以年代和具体人物为主线,并加入了小说的笔法和对人物的心理分析,以及对当时政治经济制度的一些评价。

檢校:他們是朱元璋最主要的耳目。這些人晚上不睡覺,到處轉悠,從史料來看,他們的竊聽和跟蹤手法十分高明。比如國子監祭酒宋訥有一天上朝,朱元璋問他為什麼昨天晚上不高興,宋訥大吃一驚。朱元璋拿出一幅畫,正是宋訥昨夜生氣表情的畫像。

廢除宰相制度:從洪武十七年(1384年)九月十四日到二十一日,僅僅八天內,他(朱元璋)收到了一千六百六十六件公文,合計三千三百九十一件事,平均每天要看兩百份文件,處理四百件事情。
 這真是一個讓人膽寒的數字,朱元璋時代沒有勞動法,他幹八天也不會有人給他加班費。但他就這麼不停的幹下去了,這也使得他很討厭那些半天說不到點子上的人,有一個著名的故事就表現了這一點,當時的戶部尚書茹太素曾經上了一篇奏摺給朱元璋,朱元璋讓人讀給他聽,結果讀到一半就用了將近三個鐘頭時間,都是什麼三皇五帝,仁義道德之類,朱元璋當機立斷,命令不要再讀下去,數了下字數,已經有一萬多字了。
 朱元璋氣極,命令馬上傳茹太素晉見,讓侍衛把他狠狠的打了一頓。

和親:從元世祖到元末,元朝皇帝先後將七位公主下嫁高麗國王。
 這樣看來,和親這一招永遠都是有用的,萬一有一天雙方打起來,只要把七姑八姨的拉出來,讀一下家譜,考證出閣下是我姐姐的兒子的堂弟的鄰居等等,就能把對方說得目瞪口呆,收兵回家。

14.1.08

今天去了音樂廳

聽拉赫曼尼諾夫 3 號鋼琴協奏曲,鋼琴家 Elisso Virsaladze 很讚,感動。演出前導聆(是這樣講嗎?還真彆扭)的主持人說,Virsaladze 抵台第一次排練,NSO 團員聽到下巴都要掉下來,結束後讚美她,她卻說剛才在睡覺,時差還沒調過來;主持人說今天排練情況看來,「她睡飽了!」,說得我反而更想聽睡眠中的版本。現場演出的魅力就在這裡吧,靈光。
[焦元溥在聯晚的樂評
順道要看 Patrick Blanc 的植栽立面,小四之前寫過,果然很驚人。據隆維轉述的報導,陳郁秀一通電話打過去,說台灣有很多不同的植物喔,就把行程排到數年後的 Blanc 邀來了,來到台灣鼎泰豐包子塞了兩顆就要打包上山看植物,光是市區行道植栽就很夠吸引他研究的了。

售票處有對老夫婦要買今天下午《鎖麟囊》的票,問小姐買兩張 1,200 的,小姐說沒有兩張連在一起的了;他們說那要 1,500 的吧。我要說的是...

5.1.08

藍天白沙 v.s. 紙醉金迷?!

公視的公民眾意院好看,謝震武主持。今天討論澎湖博弈的議題。看大家談論自己對未知的想像真的是很有趣的事情。

工研院產經中心杜紫宸主任說目前沒有數據可以證明發展博弈的城市治安較差,但東華運動休閒系葉教授提出拉斯維加斯自殺率全美第一、病態賭博率全美第一、高中輟學率全美第一、投票率全美倒數第一的統計數據;杜主任的回應是,他只是在對治安問題作回應。世上分為男人跟穿鞋的人兩種。

台科大博彩研究中心主任用澳門博弈產值平均除以人數得出每人年收 3 萬美金,並且說除了滿足賭這種「基本人性需求」,還帶動其他相關產業。

之前做過一篇引述歐盟的報告,澳門貧富懸殊極嚴重,的確澳門博弈產值超越拉斯維加斯且經濟成長率達到 16.6%,但是環境污染加劇,大批外勞湧入,震盪勞動市場,物價房價飆漲,貧者更貧,受益的只是少數。

澎湖縣旅遊局長說如果觀光客人數增加,高峰期澎湖每日用水量缺口將達到 50%,可能需要增設海水淡化廠 (!?);還提到如果博弈特區設在澎湖,可以減少台灣本國人前來(沉迷!?)賭博的機會,僅針對外國觀光客發展博弈觀光產業。

大同而與小同異,此之謂小同異;萬物畢同畢異,此之謂大同異。…… 氾愛萬物,天地一體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