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2.08

《茉莉人生》好看

《茉莉人生》Persepolis 好看,是 Marjane Satrapi 自傳性漫畫《我在伊朗長大》的改編動畫電影,Marjane Satrapi 和 Vincent Paronnaud 合作。

前半講述伊朗伊斯蘭革命兩伊戰爭對 Marjane 生活的改變與思想信仰的衝擊。伊朗陷入一片亂象時,Marjane 的媽媽動念要逃到國外,爸爸反問:「好讓妳變成女傭,讓我變成計程車司機嗎?」讓我聯想到 A Long Way Down 裡面一個愛看書、玩樂團卻潦倒到在英國外送披薩的美國男生說的:
Well, OK, we are losers by definition, because delivering pizza is a job for losers. But we're not all dumb assholes. In fact, even with the Faulkner and Dickens, I was probably the dumbest out of all the guys at work, or at least the worst educated. We got African doctors, Albanian lawyers, Iraqi chemists... I was the only one who didn't have a college degree. (I don't understand how there isn't more pizza-related violence in our society. Just imagine: you're like the top whatever in Zimbabwe, brain surgeon or whatever, and then you have to come to England because the fascist regime wants to nail your ass to a tree, and you end up being patronized at three in the morning by some stoned teenage motherfucker with the munchies... I mean, shouldn't you be legally entitled to break his fucking jaw?)

最讓我感動的一幕是 Marjane 的叔叔,共產黨革命領袖,在受刑前唯一的探監機會只要見 Marjane,對她說她是他的生命之星;之後 Marjane 拒絕再相信真主。祖母在 Marjane 離開伊朗之前,要她記住「自尊與誠實正直」的價值觀,成為她真正的信仰。

總之,看完之後覺得,人家在搞革命耶,我們在幹嘛啊!?

20.2.08

歹竹出好筍

晚上在外面吃飯,桌上有份聯合報,等上菜的時候翻了翻,看到這篇「一支竹筍」文,說板橋車站前的雕塑帶煞:

先是前金管會金檢局長李進誠、前主委龔照勝、前發言人林忠這兩年因案下台;接下來輪到鐵工局,不久前,前鐵工局長鄭賜榮也因高雄專案遭羈押、起訴,多位鐵工局官員遭到傳喚、起訴。巧的是,龔照勝與鄭賜榮辦公室都位在最靠近竹筍的南側大樓,官運似乎「破了大洞」,也讓「竹筍壞風水」之說傳遍整棟大樓。

金管局的案子我不清楚,但看來應該也不是冤案。鄭賜榮因高雄鐵路地下化弊案遭起訴求處 20 年徒刑;更早之前三鐵共構的板橋車站新建工程,鐵工局副總工程司長蘇直評是工地主任,剪力牆施工時未預留管道位置,最後直接在牆上銑孔,截斷整排 8 號鋼筋 (!!!),被外部顧問提出來檢討之前蘇根本不曉得有這回事,蘇在高雄弊案被求處 19 年。這麼些人被起訴丟進牢裡,該放鞭炮慶祝耶!蔡記者卻要說是竹筍壞了他們的什麼狗屁「官運」!? 蔡記者是不是一張大白臉、兩撇蒼蠅鬚啊 !?

「腦殘」的說法這幾年很流行,第一次聽到的時候我人在大陸,某人同學在 MSN 上向我抱怨腦殘記者。雖然對腦殘記者很是氣惱,我很少用腦殘這個詞,罵人腦殘是很過癮,但是腦殘真的很難聽,而且腦殘如果被用濫了,真正腦殘的那些感受就不夠深刻了-如果他們沒腦殘到不知道自己被罵。說了第十次腦殘之後,我真的要鄭重地在這裡批評這篇腦殘報導了。腦殘的聯合報記者蔡惠萍,無冕王的記者權力應該用在監督政府施政,而不是發腦殘文奉承腦殘貪官。更可氣的是,腦殘文還不只一篇,腦殘竹筍文搭配了一篇腦殘記者李光儀的腦殘文「帶煞雕塑》遷移費逾千萬 北縣沒預算」,寫得好像雕塑真的帶煞、北縣府不移它反而有錯似的。

一頓晚飯吃得我滿腹火。


 養龜、放仙人掌 高鐵局忙避煞
【聯合報╱記者蔡惠萍/台北報導】 2008.02.20 03:11 am


板橋車站大樓正巧面對台北縣政府縣民廣場的「節節高升」地標,由於大樓內金管會等單位首長惹上官司,風水之說甚囂塵上。
記者陳正興/攝影


金管會、鐵工局及高鐵局這幾年入駐板橋車站大樓合署辦公,但首長接連出事、丟官,引發員工議論紛紛,將矛頭指向「一支竹筍」。

原來大樓對面的縣府廣場地標「竹筍」公共藝術的尖銳造型,被認為「帶煞」,壞了風水,讓唯一「倖免」出事的高鐵局緊張不已,最近也忙著找高人避煞、改方位。

三鐵共構的新板橋車站大樓共有廿四層,樓下是車站,樓上出租做為辦公大樓,不少政府機關陸續遷入,其中金管會在七到八、十四到十六樓,高鐵局在九到十三樓,鐵工局則是十九到廿三樓。二○○三年對面的縣府大樓啟用,廣場上一支拔地而起的竹筍造型「節節高升」成為地標,卻從此風波不斷。隔年,一位台北縣海山分局的員警被發現在竹筍地標下的女廁內自戕身亡,接著就換到對面的大樓出狀況。

先是前金管會金檢局長李進誠、前主委龔照勝、前發言人林忠這兩年因案下台;接下來輪到鐵工局,不久前,前鐵工局長鄭賜榮也因高雄專案遭羈押、起訴,多位鐵工局官員遭到傳喚、起訴。巧的是,龔照勝與鄭賜榮辦公室都位在最靠近竹筍的南側大樓,官運似乎「破了大洞」,也讓「竹筍壞風水」之說傳遍整棟大樓。

高鐵局長龐家驊辦公室避開被列為「高危險區」的南側,選在北側落腳,但靠近南側的高鐵局員工健康卻連著出問題,包括長小腫瘤或是莫名病痛,請病假的特別多,甚至還有兩位員工罹癌過世。龐家驊將生病的員工調單位,不然就是調辦公室,玄的是病況就有了起色。

不過,南側的辦公室總不能因此閒置,員工私下尋求局內深諳風水堪輿學的「高人」指點。「高人」建議,靠南側處養小烏龜,因為龜殼形狀像倒扣的碗,可以「折煞」,此外也可擺上更尖銳、刺更多的仙人掌盆栽,「以毒攻毒」。

由於厄運不斷,有人建議移走竹筍。幾年前,觀光局在縣府廣場前辦燈會,當時觀光局長蘇成田表示願意出資移開,但台北縣議會反對,最後不了了之。

【2008/02/20 聯合報】@ http://udn.com/

17.2.08

好個‘買書如山倒,讀書如抽絲’

惱人冬雨在路貓玻璃房頂

豆瓣上的一個小組名,太貼切了。

路貓是個看書的好地方,熱巧克力加 espresso 好喝。貓貓狗狗讓人分心就是了。不過反正都是抽絲。洗手間裡還有神秘的毛筆一枝和躲在抽屜裡的唐詩三百首一冊。

最近入手的主題閱讀《往下跳》《殡葬文化学》《我們為什麼要活著?》《般若心經》《金剛經》《死亡的幻象》

另,手工把無名上的文章搬過來了,手工加上了歷史上的今天和簡譯繁連結。


歷史上的今天:

17.2.06 學習孫運璿

10.2.08

新年平安。

103 歲高壽的外公,年初三早上離開我們了。

從外公週一晚上進加護病房開始,回想很多事情。過年期間穿過年味濃濃的人家巷弄到醫院探望外公,每到探訪時間一同出現在加護病房門口其他病人家屬的熟面孔,不論是歡欣過節的人們還是病房外抽泣的家屬背影,我看著想,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有那麼一天唷。

最重要的是,因為外公,所以我在這裡。

送完外公,大家在車上都沒有說話。打破沉默的是媽媽,對舅舅說,你不要再騎摩托車了,還有兩個小孩,跟你說多少次了,你開車也好,走路也好,坐公車也好,不要騎摩托車,錢有什麼用...

每個人的身體都不是自己一個人的,不可以傷害自己也不可以傷害別人。

前幾天整理舊文,0506 年回來過年,都寫到了外公。今年是多年以來第一次待在台北過年,外公卻走了。

還想到一些關於記憶的事情。

新年平安。


歷史上的今天:
10.2.05 Charles & Camilla

5.2.08

Chavez 與台灣科技業的關係

[2008.2.5 不想欠過年,補則後續當結尾:
某人同學:法國總統的婚訊... 在蕃薯藤新聞是放在娛樂新聞那版...
Shuanshuan:哈。還滿正確的啊。
(目前是在國際版,可能是讀者來函指正過了...)]

2007.12.11
電子時報國際財經的一則新聞<委內瑞拉公投 總統不能做到死 查維茲夢碎>引起網友的討論,不過不盡是為內容,而是質疑電子時報為何脫離‘電子’或科技業的範疇,報導國際政治新聞。

這篇回應說得好:
Venezuela產石油,任何和石油有關的國家的新聞,就和國際財經有關。
Venezuela重要,因為任何和石油有關的國家,美國政府就會想盡辦法介入他們的政治,目的也是石油,也是金錢,這之中會有流血衝突也可能導致戰爭,絕對會對全球經濟有所影響。
Venezuela的憲法、總統和政治主權之所以重要,是因為他會影響該國的經濟政策和方向,也會牽連石油,也會牽連其他全球商品的價格,對經濟的影響大家可以自己判斷。
讀者如果沒有發現電子時報已經報了好幾個月國際財經的新聞(或者不認為國際財經和台灣科技業有任何關連)就罷了,但是若因為自己不知道Chavez是誰,或對Venezuela在全球政治議題以外的重要性從未聽聞,就嚴厲批評刊登這則新聞的電子時報不專心本業,請問這到底是誰有問題?


字面上的意思很清楚,但電子時報的讀者是不是都落入回應中劃分的這兩類,不得而知。要做具有國際觀的全方位刊物似乎不是這麼容易。( 延伸閱讀:報摘 )

我曾經做過,差點被拉下來的新聞有:
* 南韓援助北韓重油啟航 - 北韓與國際社會關係正常化,東亞核子危機暫時解除,如果按照理想中順利發展下去,南韓可以進入北韓投資設廠生產,北韓就算不能成為世界工廠,也可能成為南韓的後院作坊,但後來盧武鉉帶大長今 DVD 送金正日的新聞比較受歡迎;
* 利比亞釋放保加利亞醫護人員,法國總統親赴利比亞談軍售案和基礎建設投資 - 利比亞是非洲第二大天然氣生產國,法國熱情到請第一夫人親自護送這些獲釋人員搭機回國,總統又立刻親自飛去接洽天然氣探勘、軍售和基礎建設投資,被批評是以人權換取經濟利益... 我想總統與夫人離婚的新聞應該也是比較容易上版面;
* 美國答應出售核電技術、核燃料和軍備給印度 - 印度前不久才跟巴基斯坦搞過核武競賽,和美國又都是中國競爭對手,應該要讓人跳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