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3.08

療傷之必要

雖然歐巴馬說要和解共生 (我引申的) : "And if we walk away now, if we simply retreat into our respective corners, we will never be able to come together and solve challenges like health care, or education, or the need to find good jobs for every American."
但是戴上耳機,讓音樂陪伴著自溺一下還是要的。

我的青春熱血療傷系歌曲,Soft Revolution by Stars。
有網友用青春校園影集片段剪成 MV,滿可愛的。 :-)


 Soft Revolution / Stars
We are here to save your life
The fool, the drunk, the child, and his wife
We won't let the sun go down
We gonna chase the demons out of town
Singing when you feel alone
Backwards through the megaphone
Singing to the ones you love
And the ones you'd like to be rid of.

We are here to take the blame
To take the taunts and if the shame
We are here to make you feel
It terrifies you, but its real
It will keep you up all night
And in the flood of morning light
Spilling out across your room
You say the words will get there soon

The revolution wasn't bad
We hit the streets with all we had
A tape recording with the sound
Of the Velvet Underground
A K-Way jacket torn to shreds
And a dream inside our heads
And after changing everything
They couldn't tell we couldn't sing
After changing everything
They couldn't tell we couldn't sing
They couldn't tell we couldn't sing
And that changes everything.


小鳳同學選了走芭樂風的休葛蘭 Dance with me tonight,療傷效果奇佳!整個朗朗上口,replay 按不停。

電影 Music & Lyrics 的橋段:
(請上官網看預告片,保證心情大好!)


(無畫面完整歌曲版)

 Dance with me tonight / Hugh Grant
It's been so long
Since I've known right from wrong
Got no choice
Sometimes I just sit down and sob
Wondering if anything will go right
Oh will you dance with me tonight?

When the Sunday nights
I feel a hole down in my heart
Put on some shoes
Come down here
And listen to the blues
Wondering if anything will go right
Oh will you dance with me tonight?

I'm looking at you, you're looking at me
We're the only two off the dance floor
Do you see what I see?

Two long goodbyes
Working in harmony
I'd make for a decent time
So get up and dance with me

I know that it seems that the grass will grow
Better on the other side of the barbwire fence
But that other side is not in sight
So I'm fine with what I have now
If you'll dance with me tonight

What's the point of life if risk is just a board game?
You roll the dice but you're just hoping that the rules change
What's the point if you can't bring yourself to say
The things you want to say
Like dance with my tonight

25.3.08

中產階級、資本主義與詩

摘李陀〈一顆溫潤明亮的珍珠〉(北島《藍房子》序)
金斯堡面對不僅是一個他所厭惡的資本主義世界,而且面對的是一個秩序井然的中產階級社會。我對金斯堡沒有足夠的研究,我不知道當金斯堡對資本主義制度發起攻擊的時候,他是否意識到他面對主要敵人正是中產階級。這個階級隨著「富裕社會」的形成而日益成熟並且壯大,已經成為當代西方社會結構中的主要成分,成為資本主義的主要支柱。正如我們不能想像沒有奴隸的奴隸社會,我們今天已經不能想像沒有中產階級的資本主義社會。只是奴隸們終究和奴隸社會間有一種不可調和的緊張關係,他們不能無視那個社會的不公和不義,而中產階級不同,大體上說,他們和資本主義社會親密無間,他們在其中如魚得水,除了對那些億萬富翁可望而不可及的財富和權勢的艷羨之外,他們沒有什麼過不去的不滿,更不必說憤怒。他們要憤怒幹什麼?

對當代的資本主義世界來說 (冷戰結束後的全球化正在迅速地把全世界資本主義化),特別是對做為這個世界中的「大多數」和「大眾」的中產階級來說,詩已經不再是一種重要或必要的東西,詩已經成了一種多餘之物,可有,亦可無。自六零年代以來,資本主義為了安撫中產階級大眾,利用二十世紀提供的新科學技術手段,建構了從搖滾樂到電腦網絡的一整套新的文化,而這建構過程,也正是詩被從藝術金字塔的頂尖上拽下來,變成當代文化景觀中的行吟乞丐的粗暴過程。今天的中產階級已經不再是以往那種站在詩這一類「精英文化」面前就矮了三分,並且拿它們做附庸風雅遊戲的「受眾」,那是十九世紀的事兒,至於這種現象竟然還延續到二十世紀上半截,那是不得已,沒法子。至二十世紀末,一種新的中產階級文化已經成熟,他們有自己值得追隨模仿的英雄,有自己百聽不厭的故事,還有電腦這個能把各種遊戲都集於一本的百寶箱,他們要詩幹什麼?因此,詩的被遺棄,並不能只從詩自己的命運中得到解釋。不過,反過來說,詩和當代中產階級文化之間這種緊張關係,也正好使詩成為挑戰、對抗以至批判資本主義的潛在的最可貴的資源。金斯堡就曾經這樣做過,我們在他的詩中,看到了詩歌在當代生活中仍然可能,而且有必要存在的理由──只要世界上還有人對正在席捲全世界的資本主義秩序發出疑問。但是,做為尷尬地自己也處於中產階級之中的詩人們對此是否有足夠的自覺?我就不知道了。在懷念金斯堡的散文裡,北島說金斯堡坦白承認自己看不懂北島的詩,然後北島又用同樣程度的坦誠表示,他也看不懂金斯堡的詩,這真讓我吃了一驚。如果他們倆彼此都看不懂對方的詩,那他們的詩又是寫給誰看的呢?

延伸閱讀:分配正義

Barack Obama: "A More Perfect Union"

Barack Obama: "A More Perfect Union"
Philadelphia, PA, March 18, 2008


歐巴馬越講越好了。這場讓我很感動。似乎是首次正面討論種族問題,而不是只討論經濟力等等的不平等。

文字稿在這裡 (WSJ)WSJ 的評論報導
(開頭講到 221 年前美國建國,開始民主試驗 - 想到大敗 221 萬票心頭還是抽痛一下...)

延伸閱讀:
Obama: "The Audacity of Hope" 2004 Democratic National Convention Keynote Address (Full Text)

Obama: Super Tuesday Speech, 5 Feb., 2008 (Full Text)

American Rhetoric

16.3.08

打狗的狗兒

高雄的悠閒步調和襖熱天,狗兒們也都慵懶得不行咧...



14.3.08

破傘蕨一家




草山上的破傘蕨家族。雲裡霧裡的自不量力草山行應該是我發燒兩天的原因吧。

13.3.08

"我們將用按鈕戀愛,乘機器鳥踏青"

瘂弦五十年前的詩作,有種預言的意味...

芝加哥

   鐵肩的城市
   他們告訴我你是淫邪的
   --------C‧桑德堡


在芝加哥我們將用按鈕戀愛,乘機器鳥踏青
自廣告牌上採雛菊,在鐵路橋下
鋪設淒涼的文化

從七號街往南
我知道有一則方程式藏在你髮間
出租汽車捕獲上帝的星光
張開雙臂呼吸數學的芬芳

當秋天所有的美麗被電解
煤油與你的放蕩緊緊膠著
我的心遂還原為
鼓風爐中的一支哀歌

有時候在黃昏
膽小的天使撲翅逡巡
但他們的嫩手終為電纜折斷
在煙囪與煙囪之間
猶在中國的芙蓉花外
獨個兒吹著口哨,打著領帶
一邊想在我的老家鄉
該有隻狐立在草坡上

於是那夜你便是我的
恰如一隻昏眩於煤屑中的蝴蝶
是的,在芝加哥
唯蝴蝶不是鋼鐵

而當汽笛響著狼狽的腔兒
在公園的人造松下
是誰的絲絨披肩
拯救了這粗糙的,不識字的城市......

在芝加哥我們將用按鈕寫詩,乘機器鳥看雲
自廣告牌上刈燕麥,但要想鋪設可笑的文化
那得到淒涼的鐵路橋下

----------民國四十七年十二月十六日

11.3.08

轉貼:中國碧水不再﹐美商干係難逃 (摘)

之前編譯的華爾街日報專欄文章,WSJ 的英文原文完整中文版

2007.08.23
之前被譽為「世界工廠」的大陸,這幾個月來不斷傳出不良輪胎、有毒寵物食品、含鉛玩具等負面消息,使得大陸出口產品的安全問題備受質疑。但許多環保人士和大陸官員此時也指出,跨國企業不斷壓低大陸出口商品的價格,可說是大陸日益嚴重的環境污染問題背後的黑手。

1995 年以來,大陸出口到美國的紡織品及服裝價格下降了 25% ,原因之一就在於美國的折扣零售連鎖店不斷向供應商施加壓力。而大陸企業為了爭取訂單,將價格一降再降,其生產策略之一就是直接將污水排放到河流中,節省污水處理的成本。大陸的污水處理費為每噸 13 美分左右,大型工廠每年可因此節省數十萬美元。

2006 年 6 月大陸環保監管機關進行突擊檢查,查出東莞福安紡織印染有限公司經由私自埋設的排污水管,每天將約 22,000 噸印染污水直接排放到附近的溪流。福安的母公司香港福田實業 (集團) 有限公司 (Fountain Set Holdings Ltd.) 是全球最大的棉針織品生產商,產量佔全球的 6%,客戶有沃爾瑪 (Wal-Mart Stores Inc.) 、Lands' End Inc. 及 Nike Inc. 等美國知名企業。事件曝光後,這些美國企業大多拒絕接受媒體採訪,或表示對污染情事並不知情。

紡織業是大陸污染最為嚴重的行業之一。印染污水含有大量重金屬和致癌物質,還有高濃度的有機物質。如果未經處理直接排放到河流中,有機成分會耗光水中的氧氣,造成魚蝦大量死亡,將河流變成一灘死水。大陸多數大型河流最終變成了開放的污水管,沿岸的 3 億大陸人缺乏清潔用水。

60 年代末,美國企業開始在亞洲尋找廉價生產基地,最初的考量是為了降低勞力成本。但是 70 年代初,環保法規要求越發嚴格,1972 年頒布的聯邦水污染控制法修正案 (Federal Water Pollution Control Act Amendments) 使得美國紡織企業排污成本大增,加快了他們將生產轉移到海外的腳步。

如今,北美曾被紡織廠污染的河流又恢復了清澈。汙染源現在轉移到了成本低廉的亞洲國家。大陸有句玩笑話,明年什麼色系最流行,看看河水的顏色就知道了。


延伸閱讀:
CSR
美泰向中國道歉

2.3.08

年終於過完了!


好長的一個年,每天都覺得感觸很深。好累。

事事順心、歲歲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