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4.08

畢竟,毛公鼎在我們這邊!

張旭《肚痛帖》

今天尋訪傳說中的假日畫廊未得,經過建國南路上金石堂「我的書房」,正好下午有場文訊辦的座談,就留下來聽聽。主題是「漢字:古與今、正與變、繁與簡」,主持人說是因應馬英九當選,兩岸的交流會日趨密切,兩岸使用的漢字的問題勢必會成為將來的重要議題。後來大部分時間在說是不是應該識簡用繁。(duh?!)

有些很恐怖的對繁體字(顯然必須叫做正體字)的浪漫的看法。作家說,繁體字看起來就是比較美;主編說,你能想像肚痛帖和自敘帖用簡體字寫出來會有多恐怖嗎?... 主編才真把我嚇壞了,看過肚痛帖和自敘帖這兩篇狂草傑作的就該知道,裡面大概找不出一個繁體字,舉這個例子是騙人不識字嗎?至於繁體字美不美,當然可以(假性)客觀科學的抽象分析字型結構的筆劃佈局等等等,但是審美是主觀的、是受時代背景制約的,拿來這個場合討論幾乎沒有意義。

懷素《自敘帖》局部

最被詬病的問題是簡體字同音共用的字型太多,機器轉碼或是大陸人簡譯繁常會出錯,所以作家會看到「幹寶搜神記」覺得不舒服,陳松勇被寫成陳鬆勇、周潤發被寫成周潤髮。當笑話講講,是還滿好笑的。(還有一個笑話是「禁止酒后驾车」- 那酒王可以駕車嗎?這個有點冷。) 我真心的不覺得這是簡體字的問題,這對用簡體字的人也顯然不是個問題;一篇翻成繁體字的文章有錯別字,你跟一個詞庫貧乏又有 bug 的翻譯軟體、跟沒受過繁體字教育的人較什麼勁呢?問題出在用繁體字的人沒有校稿,不是嗎?這類問題相比大學聯考考生國文作文錯字連篇,大考中心還請閱卷老師不必逐字扣分,只有錯得太多才"酌予扣分"(!?),兩個問題根本不是一個高度的!如果現在的語文教育教出來的小孩對待漢字是這樣的態度,繁體字看起來再美再有文化內涵又如何?

主編的報社推行教育部頒布的標準字不遺餘力。因為市面上的字型軟體只有 4 種華康字體有完整的標準字庫,報社還特地養了一組人馬,在其他字體打不出標準字的時候立刻增補字。後來提問時發言的一位先生說得很好,他說他在 '77 年當兵的時候就看過毛語錄,能認得裡面的簡體字是因為在家常翻書法字典,看過草書的寫法;他認為我們的語文教育不應該只教楷體、只教繁體,讓孩子認不得其他字體、書體。

任何一個時代的「書同文」都是人為強加的政策手段。只批判大陸的簡化字背離正體,而不批判國語文運動的一元化,是非常粗糙的討論。簡化字和終極目標的漢字拉丁化不是毛澤東第一個搞出來的,清末就有了,理想很宏高的。要抱著毛公鼎爭正統,連漢字拉丁化的歷史也要一同擁抱才對。今天下午的感想簡單地說就是這樣。

還是有些有趣的發言,例如研究台語文的教授說到台文記錄的是白讀(不是文讀),在過去漳州泉州地方流傳下來的戲詞就有約定俗成的用法了。翰林的國文教科書主編說起當年從香港挾帶簡體字書籍回台差點被依通匪罪抓去關;愛開黃腔的補習班老師叫「黃帝」,更厲害的叫「黃太極」,最高級的是「太上黃」。

晚上還看到中天的沈春華的節目,在講學英文是不是應該越早越好,找來一個把兩個小孩都送到外僑學校、每人每學期學費 20 ~ 30 萬的媽媽(後來發現她是陽帆的太太!),還有小孩從 5 歲開始就有外籍家教一對一輔導的補教名師徐薇,節目最後的結論是請家長盡力而為,但是不要把焦慮帶給孩子。Hello!? 焦慮不就是這種節目造成的嗎!?

22.4.08

分手的詩

莫名其妙的感想:
用詩句分手,比交往時寫詩更讓人難忘。

     鄭愁予《賦別》 
這次我離開你,是風,是雨,是夜晚;
你笑了笑,我擺一擺手
一條寂寞的路便展向兩頭了。

念此際你已回到濱河的家居,
想你在梳理長髮或是整理溼了的外衣,
而我風雨的歸程還正長;
山退得很遠,平蕪拓得更大,
哎,這世界,怕黑暗已真的成形了……


你說,你真傻,多像那放風箏的孩子
本不該縛它又放它

風箏去了,留一線斷了的錯誤;
書太厚了,本不該掀開扉頁的;
沙灘太長,本不該走出足印的;

雲出自岫谷,泉水滴自石隙,
一切都開始了,而海洋在何處?

「獨木橋」的初遇已成往事了,
如今又已是廣闊的草原了,
我已失去扶持你專寵的權利;
紅與白揉藍於晚天,錯得多美麗,
而我不錯入金果的園林,
卻誤入維特的墓地……


這次我離開你,便不再想見你了,
念此際你已靜靜入睡。

留我們未完的一切,留給這世界,
這世界,我仍體切地踏著,
而已是你底夢境了……


     陳克華《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
我在十字路口停下來,等你
希望你會跟上來,詢問
我再小聲告訴你
這裏是我生命轉彎的地方


很久了,我僅有的夢境遲緩地
自黃昏的櫥窗裏浮現——
你正飛快地奔跑,我跟在後面
撿拾你一路遺落的珠寶與首飾
把它們一一拋入相互撕扯的浪裏……


而月亮偌大地自海面昇起了
一朵雲飽蓄著月光沉降,和平地灑下銀色的雨水
你手指著,喘息:曾經一個小孩在那裏走失了……
是啊!我想:是你嘆息的潮水
掩去了他身後的足跡……


於是我們沉默著互道再見
彷彿你是遙遠的一道霓虹亮麗,在西門
鬧區複雜喧囂的巷弄裏,沉默著
我堅持,只是沉默不告訴你
曾經,我在生命轉彎的地方等你



歷史上的今天:
22.4.07 物質的安定作用

16.4.08

手工藝復興

還先 case study 和成本分析唷,怎麼這麼認真。 :-P

延伸閱讀:
Handicrafty
老城淘寶
相簿 - accessories

後記:
試圖量產的時候遭遇材料不足的困難,馬上就出現同系列變奏款;開始理解廠家接了訂單到最後出貨不足數的苦衷。

還是有關心世界上發生的事情啦,今天 MSN 上的大陸朋友們變成一串愛心+China 開頭的暱稱,我也好想來個愛台灣;大陸躋身大國的努力遭挫,人民的挫折感可以想見,可憐中國 PR 搞不過美國啊,史蒂芬史匹柏抵制北京奧運退出閉幕式製作實在很莫名其妙,美國人到底有什麼資格批評別人資助外國政府軍火打內戰啊!? 還收到一篇 Chinese Geopolitics and the Significance of Tibet

7.4.08

今晚你住上海? 香港? 還是台北?

聽起來很都會男女情愛。其實是昨天班機延誤,懸宕五個小時得不到解答的問題。最後在香港機場酒店很不安穩地睡了一晚。

Anyways, 終於回到台北了。很充實的一個禮拜。休假真好。

相簿:Eva & HK Gang蘇州博物館忠王府拙政園

2.4.08

Souvenirs, anyone?

available at Taoyuan Int'l Airport, Taiwan... oops, R.O.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