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5.08

outsider

那天去小小書房的夏曼.藍波安座談

這兩天看完了《死神的精確度》。跟電影(死神的精準度)不同,第一人稱的敘事,更有冷眼旁觀人間百態的味道。

好些事件提醒我回台灣滿一年了。上個周末五月天「回到地球表面」。昨天 2008 台北電影節套票開放預購。7 月底的野台開唱我應該去不成。今年夏天中京不來,來的是天津京劇院和王珮瑜

日子就在這些事件的重臨中開始了新的輪迴。些小差異提示新局。去年電影節一個人隨意選看早場片;開始工作後,在昨日世界的小山頭上、林舞台的背後看台北城緩緩入夜,感覺自己又活了過來;奚中路和裴艷玲兩個五、六十歲的大武生投入一生的演出今年看不到了。再下來是台北藝術節。這是我自嘲的逃避現實的高峰期。

去年故作冷漠而刻意忽略的那個日子,以及不久之後如期到來的祝福,真的又來了。這次少了生硬,少了情緒,溫溫的。這樣比較好。



也不會都一樣的。「野台如果不是在圓山就不夠特別,每次有飛機飛過我都覺得是在見證歷史,你哪裡還能再聽到 yo la tengo 的那首曲子在某分某秒有飛機穿越頭頂潮濕的天空呢...」

22.5.08

太空殖民地

最近在研究 Gundam,宅男同事差點要開班講授宇宙間的種族歧視問題和米諾夫斯基物理學;最後我只要了動畫片回家補課。

在影片裡發現非常有趣的東西:




這些是地球人在太空間打造的宇宙殖民地。殖民地的居民具有更高的潛能,但仍然需要向地球納稅,受不平等的待遇。所以要打仗啊,發明了機動戰士等等等,一演演了 30 年。總之,我覺得這些太空殖民地真是超酷的!

這些則是 NASA 在 70 年代的太空殖民地構想圖,每個單元可容納 10 萬人:(他們真的認真想過這件事... )




另,Gundam 是 "General Unilateral Neuro-link Dispersive Autonomic Maneuver system" 的縮寫。台灣譯鋼彈,香港譯高達。快把我搞瘋了。

18.5.08

萬人 KTV、因緣巧合的一把冷汗


我愛五月天。

前一週開始輪播 iPod 裡存的 248 首五月天。近 4 個小時的演唱會之後,再唱了 3 小時 K。這樣的劑量應該可以擋上兩個月。

五月天剛發片的暑假在實習,我的專案經理很疑惑的問我他們的歌到底好在哪裡;彈吉他明顯是為把妹的大學同學,對擁抱只用兩個和弦就紅遍全台感到不平;評完圖後小包廂裡眾聲嘶吼的軋車;在上海家裡電視上重新聽到五月天全身起雞皮疙瘩。3 萬人在戶外體育場齊聲唱 K 的確是很過癮,但帶著耳機一個人悶著頭聽的九號球,突然要跟幾萬個陌生人分享,感覺還是挺怪的。

為震災災民合唱的兩隻老虎,和第二次安可唱完憨人謝幕之後的無伴奏萬人自發 na na na 唱和,很五月天。

回到某人同學家洗完澡要上床睡覺的時候,天已經微微亮了,雞啼得正歡... 心想,某人同學的外婆應該快起床了... 為什麼我就不能像外婆一樣規律的生活呢?

MSN 的免費每日占星真的很準,只是沒寫到入場時的一把冷汗:
A social event involving a number of friends whom you may not have seen for a long time could take place today, Jinshuan. You'll feel very good about catching up with them, and meeting some exciting new people as well. Interesting information could come your way...

16.5.08

spellbound

            開演前的劇場,華山
淑芬:

 好久沒寫信給你了,近來好嗎?上午物理課時有一支送葬隊伍經過,一名女子對著擴音器猛哭,一陣陣悲慘的哀號聲中斷了講課,不知是否受了職業孝女的感染,天突然下了一場驟雨,原本坐在教室後門門口,吹著風,上著課的我,看見遠方山頂上的雲緩緩的在變化,轉回頭聽了點課,再把臉轉回山的那邊時,山已經完全在雲的擁抱裡,好暖、好舒服的樣子。

 下午學校的天空也開始變了,灰暗的雲慢慢地遮蓋住整個天空,屋外的光線一暗下來,感覺上好像很晚了,其實那時才兩點多,大片深色的烏雲,實在有一種詭異恐怖陰森的氣氛,暗沉沉的風在幾秒內愈吹愈大,敞開的門,風無所阻礙的掃進教室,有人穿上外衣,有人撿拾吹落一地的東西,禁不住大多數人的責求,我只得關上了門。

 頓時,一場讓人覺得住在瀑布裡的大雨,霹靂啪啦地下著,雨來得急,去得快,天漸漸的亮回了下午兩點應有的模樣,山的那頭,出現了一道好淡好輕好柔的彩虹,隨便吹口氣便可以把他吹散般地,但沒有人忍心如此,大地在一場驟變之後,毫無改變,只在他的表面留下一群流浪的小水滴,即使即將參加大學聯考的我,也不覺地看著水滴出了神。

 你那邊的天氣如何?是否也有這些沒來由的變化呢﹗

                    政國

上週看了萬芳、單承矩版的收信快樂。跟 04 年北京的萬芳、夏靖庭版的舞台很不一樣。上面這段天外飛來一筆的文青信札,是當年看完之後印象最深的一段,很妙。我看戲、看電影、看小說向來是這樣,如果喜歡的,看完之後只記得當時的滿足和感動,但故事情節馬上忘得一乾二淨。例如,新天堂樂園我只記得電影院、多多、失火、配樂好聽。如果不喜歡的,我會從頭到腳鉅細靡遺的批評一番;例如水滸 108

當年夏靖庭靜靜唸出這封信,我的眼前隨著他的述說出現了那幅流動的畫面;而且是從貴陽街一側窗口看出去的畫面。:-) 他唸完後,觀眾席上像有魔法降臨,響起溫柔的感動的掌聲。

萬芳真是超有爆發力啊。還是好看。真是齣讓人回想起許多往事的好戲啊。

15.5.08

國家的遠見,我的職業病

公視製作了一系列借鑑其他國家發展經驗的節目《國家的遠見》,正在播出,今晚談教育。芬蘭的教育真的滿驚人的。教育委員會的一名官員說,芬蘭的人口不多,所以真的需要每一個年輕人都能得到教育和訓練的機會,然後為社會做事。但就如赫爾辛基大學教授指出的,整個教育體制有發展失衡的現象,木工比博士還難找;雖然大學錄取率只有 30%。

我的職業病是,節目還沒看完就忍不住到公視討論區留言,訪談的翻譯字幕實在很不行:
節目部您好,
國家的遠見立意和內容都非常好,但是今晚(5/15)的教育專題,訪談翻譯不準確的情況很多,還有錯譯,實在很可惜。請重新審稿之後再發行 DVD。
(如赫爾辛基大學教授說到整個教育制度的結構問題,需要考慮 "optimal distribution",應為"分配的優化",但字幕翻譯成"理想化的貢獻程度"(!?);又如以色列重視教育的傳統,"the priority of education..." ,應為以色列家庭"對教育的高度重視",但字幕翻譯成"教育順位",跟上下文完全對不上。)

還有上面那句,官員說希望芬蘭的每個年輕人將來都可以為社會做事,我聽了覺得滿感動的;但是字幕寫的是「在社會上工作」,聽起來比較像是希望他們不要游手好閒、等著領失業救濟。

公視13頻道「國家的遠見」播出時間:(會發行 DVD 喔,已經可以預購

5/8日起 週四至週六 晚間2200
第一集:5/8
【利用侷限創造無限】談全球化經濟(愛爾蘭/新加坡)
第二集:5/9
【打造市鎮新生機】談觀光與城市再造(西班牙/巴西)
第三集:5/10
【綠色經濟時代】談環保再生能源(德國/丹麥)
第四集:5/15
【智慧與財富的基礎】談教育(芬蘭/以色列)
第五集:5/16【養不起的未來】談人口老化(瑞典/日本)
第六集:5/17
【無形的資產等於無價的財富】談文化創意產業(韓國/英國)
第七集:5/22
【用一顆種子創造千億商機】談農業(荷蘭/丹麥)
第八集:5/23【綜合精華】

12.5.08

忘憂萱萱的節日

金鑛的母親節蛋糕系列

遠赴上海但不幸遲到的母親節禮物
[Thanks for asking, but, no, there's no cleavage to show!]

伍坤山陶瓷作品(圖文來自立法院國會藝廊網頁
(金萱)宜男草─ 金針花又叫萱草花,中國自古就視嬌弱的金針花為吉祥物。認為懷孕中的婦女佩帶它,就可生男孩,所以又有人稱之為「宜男草」,是中國的母親之花。
[ 所以我的名字跟 "招弟" 是同樣意思嗎!? ]

11.5.08

Helen Amy Murray

這兩天窩在家裡看旅遊生活頻道,又看到 Helen Amy Murray。第一次是幾年前在 Elle Deco 上看到她一鳴驚人的畢業作品,將她研發出來的立體浮雕布料應用在家具、壁布上。節目裡看到她還是一個人手工製作她的布料,也試驗真絲、皮革等不同材質,其中一個單人皮沙發,光是在椅背和扶手兩側裝飾立體布料就花了一個月。也難怪她的布料要價每公尺 3,000 英鎊。

上週還看了一個介紹傢飾的英國節目,訪問 Wedgewood 的行銷總監,很有風格的女人,拿著一套復古系列說,這套很受年輕人歡迎,銷路不錯,一套要價 2,000 英鎊,不過就是一件外套的價格,就下手吧。







10.5.08

裝小


明明是為了遮蓋白髮去染髮,一不小心又被修成妹妹頭。

7.5.08

"Your Confusion, My Illusion"

晚上去看了《Control》

幾個月前想了很多跟死亡有關的事情。想試著理解結束自己生命的人的心理,想多看清一些人們如何激烈地、有意地、無心地、緩慢地、傷害自己或別人的生命,想說服自己相信即使生活的印記在自己的記憶中磨滅、存在仍然有其尊嚴和意義。

曾經有一陣子,我會很冷靜地 (相對於腦海中的景象的確可以說是相當冷靜) 想像從手指頭的側邊一路劃出手掌的輪廓再劃到手臂兩側,就可以把手上的皮膚分成前後兩片剝下來。哈。後來走出那個狀態,其實容易到自己回想起來都覺得有點不可思議。

真正決定絕對不會再想到要自我了斷,說來好笑,是隨手翻看媽媽給我的《35 歲前要做的 33 件事》,讀到裡面寫的:35 歲前,徹底甩掉不想活下去的念頭吧!不要再以幻想自殺的方法來排遣暫時無法克服的壞情緒。最糟糕最可笑的方式是:想像自己死後別人都會悲痛欲絕,或死亡能夠結束一切的煩惱。就這樣。因為心態被說中了,哈哈。

後來在新聞或是戲劇裡再看到自殺,想到死亡可以離我多麼地近,總是狠狠打個寒顫。畢竟心境、生活的混亂總時不時會給人難言的煩躁。

工作日的晚上看《Control》還是太沉重了。明天一早還要去當志工呢。


Ian Curtis / Disorder

4.5.08

山豬少年與仙貝教授

養老部落夕陽

(to be continu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