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7.08

舟車勞頓的交際花

五:台北-香港-北京
 日式燒烤店吃吃喝喝,麗冰特地替我預訂了她自己不敢吃的金槍魚頭,烤了一個小時,我吃過最大的魚眼睛,yummy~ 大家就愛看我吃魚眼睛,哈。

六:北京-塘沽
 看了手相,我容易受男人騙的性格沒有進步 (!?)。民樂音樂會、雞尾酒會、歸寧喜宴、舞會。

日:塘沽-北京
 到了北京直奔 798,變了好多。買完唱片在路上被攔下來當模特兒拍照,哈。晚上吃喝聊天,放棄了小河的現場。

一:北京-香港
 就算是大熱天,還是沒辦法抗拒天星小輪的魅力。在 IFC 閒坐,等到專程趕來但遲到三小時的 Alan 一起吃芒果布甸。
  香港-台北
 颱風過了,賺到一天假,喔耶。


《北京歡迎你》,有志玲姐姐~

奧運就要開幕了,北京的天灰到讓人心疼,站在建國門橋都看不清國貿 (就像站在信義誠品看不到台北 101 那樣)。李達問我台北熱不熱,我說,如果是熱天,天是藍的,還可以看到一朵一朵的白雲;他愣了一下說,很久沒有看到那種自然現象了,哈哈哈。

21.7.08

門道第一步

今晚的《群借華》也極好看。 :-)

發現有趣的東西,《貴妃醉酒》的曲譜

底下那行國字是鼓譜,「札」是擊板,「多/咚」是鼓上輕擊,「大」是鼓上重擊,「龍(龙)」是「札」「多」齊打,「乙個」是休止。好好玩喔!

豫劇鑼鼓經專輯,好 high!

嗯,學爵士鼓不如學這個耶 :-P

17.7.08

原來簡體字真的這麼厲害。

真是嚇壞我了。

昨天看戲,和前兩次看傳大藝術邀請中京來台演出一樣,字幕打出不少錯字。傳大特別聲明,因為是從簡體字轉過來的字幕,難保不出錯。

昨天的《四郎探母》,「千里姻緣」打成「千裏姻緣」,「聽」全部打成「听」,「御駕」打成「禦駕」,「後宮廷」打成「后宮廷」。連「結發糟糠」都出來了的時候,觀眾席出現不小騷動。

去年《八大錘》演到一半,某人同學不太有信心的問我,「禦駕親征」的「禦」是個錯字吧?我說,主角「兀朮」從戲還沒開演就被叫做「兀術」了啊!

決定要毛遂自薦,免費幫他們校稿。

電話打過去,傳大的小姐說,真的沒辦法,是大陸那邊拿來的軟體不相容,他們自己每天校稿也校得也很痛苦。我不能理解台灣的國家戲劇院播放的字幕會有什麼軟體不相容的問題,但是小姐說他們的字幕並沒有可以訂正的文字檔,更強調他們諮詢過「軟體方面的專業人士」(嗯,想必是像敝公司敝部門的人士吧),都沒有辦法解決。

然後補了一句,表演得好才重要,不是嗎?

我真不好意思聽。

原來簡體字真的這麼厲害。除了會讓人以為《肚痛帖》全部是繁體字之外,還會讓人忘乎所以地沉醉於戲曲之美。算你狠。

看戲看戲!

每次有劇團來連演幾天大戲,總是怕自己太瘋狂,只敢少訂幾場。看了第一場之後又覺得,一定是發瘋了才沒有每場都看啊!!

今晚的《四郎探母》極.好.看!週日要看《群、借、華》,江其虎的周瑜,應該很棒。

另,找到這個視頻,我願意花 2,500 看前三分鐘奚中路的趙雲起霸~ ♡ 奚叔叔明年 6 月應該會跟中京來台北喔!♡

這段的 8:00 ~ 11:00,我看到在家尖叫鼓掌~ (從 6:00 開始的話可以看到尚長榮超讚的曹操。怎麼這麼讚啊。)

還有其他人跟我一樣迷奚叔叔的啦,連後台勒頭都放上網了,應該跟上面是同一場:奚中路视频集

15.7.08

我的第一個海洋

隔天有宿醉的感覺...


Lomo Fisheye 2

12.7.08

女人要記住

我全然信服女人要记住的 138 件事第 51 條。早上去學游泳,教練問我多久以前學的自由式,我說高中,他說,不久嘛,也才一兩年前的事吧。心花朵朵開~!

6.7.08

「沒有踩碎石子的聲音了?」

阿信,《浪漫的逃亡》自序

第一次,在明治神宮,從喧嘩熱鬧的代代木方面入口走進通往深處的拜觀步道,這段路非常漫長,景色也並不多變。

一開始,大家就以腳步下的碎石子踩出來的聲音,佐著清晨的亢奮心情。

沙沙沙,走在小石子上的聲音煞是好聽,不過,聽久了還真是吵。過了一會兒,就不特別有意思了。

越走向神宮的深處,樹木越是參天,空氣越是寧靜,只有偶爾一只烏鴉飛過,丟下了幾句蒼茫茫的叫聲。

「沒有踩碎石子的聲音了?」咦,一回神,發現寧靜籠罩我們,腳步不再發出沙沙的聲響。

腳下的碎石,依然通向拜觀道路看不見盡頭的深處。石子沒有間斷地蔓延在腳下的每一步路。但是,每個人卻都在漫長的步行之中,不知不覺放輕了腳步,讓踩在小石頭上的雙腳盡可能的輕盈,發出最小的音量。

於是,我觀察同行的同學們,每一個人的腳步改變,走路的姿態,臉上的神情也都改變了。

一段不到二十分鐘的路程,把我們從一群雀躍亢奮,用力的踩出沙沙聲音的小混蛋,變成了一隊安靜肅穆,腳步輕盈的朝聖者。

它真的做到了!

5.7.08

Ivri Lider, Song to the Siren

updated 9/12: The Bubble 泡泡公寓四人行 9/19 在台北要上院線了,大推,今年台北電影節最好看的片子。

  from the movie The Bubble

電影超好看,歌超好聽,要死了...

  Written by Larry Beckett & Tim Buckley in 1967

Long afloat on shipless oceans
I did all my best to smile
til your singing eyes and fingers
Drew me loving to your isle
And you sang
Sail to me
Sail to me
Let me enfold you
Here I am
Here I am
Waiting to hold you

Did I dream you dreamed about me?
Were you hare when I was fox?
Now my foolish boat is leaning
Broken lovelorn on your rocks,
For you sing, touch me not, touch me not, come back tomorrow:
O my heart, o my heart shies from the sorrow

I am puzzled as the newborn child
I am troubled at the tide:
Should I stand amid the breakers?
Should I lie with death my bride?
Hear me sing, swim to me, swim to me, let me enfold you:
Here I am, here I am, waiting to hold you

(以下內容有重大情節披露)

  The Bubble - Reflections of the ending
  Interview with Josef 'Joe' Sweid / Ashraf,
  by the Berlinale 2007


延伸閱聽:

Tim Buckley 1968 年在 The Monkees TV Show 首次發表影音

以色列版瑞奇馬汀--Ivri Lider (updated!)

List of Song to the Siren cov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