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08

要聊新聞啊...

很久沒聽廣播,昨晚剛好聽到楊照節目最後的說故事聊新聞。說到執政者不要以為個人的示範作用有多麼偉大,自己不穿西裝就說這樣可以節能減碳,該從能源政策和耗能量龐大的產業著手才是;刺激消費也不是要政府部門拿納稅人的錢去買月餅送禮就能解決的。到這裡都說得很好。

總統府新聞稿:97年8月30日
總統呼籲國人及企業團體發揮愛心,踴躍採購社福機構秋節禮盒
為發揮示範作用,總統並率先向在場參展的21家社福機構團體訂購4200份禮盒,用以致贈離島、偏遠、弱勢團體,提前向他們祝賀秋節快樂;總統也請行政院劉院長及各部會能勻支經費採購,幫助更多老人、孤兒及偏遠人士,期許政府在這一方面能扮演資源提供者角色。
什麼東西?資源提供者?送禮的錢是從稅金收入來的吧!? 經費要勻支哪一條!? 同一時間凱道上有幾十萬人在嗆馬。

97年9月4日
總統將加購4200份秋節禮盒致贈原住民部落小學
馬英九總統繼上週參加身心障礙福利機構及團體秋節產品禮盒聯合促銷記者會,率先向參展社福機構團體訂購4200份禮盒後,為了表達對弱勢團體的關懷,呼籲國人共襄盛舉,進一步提振買氣,本週再加購4200份禮盒,分送166所原住民部落小學。
最好原住民小學缺的是月餅!那我們也不用上山了,送餅就好了啊。到底是受到什麼鼓勵啊,竟然還加購。

*插播 正面思考:內政部網站上有一小塊「MOON 集愛心,中秋愛心伴手禮」的網頁連結。

之後楊照又說了,接受墨西哥太陽報訪問的時候說到 633 近期不會實現,這種話不應該說,大家的信心還不夠低落嗎,之類的。這個論點也太奇怪了。訪問內容在總統府新聞稿上:

97年9月3日 總統接受墨西哥「太陽報」系集團董事長瓦斯蓋茲(Mario Vázquez Raña)專訪
問:總統曾提出「633」經濟主張,經濟年成長6%、年國民所得3萬美元、2012年失業率3%以下,在目前全球化經濟危機情況下,請問如何達到該目標?

總統:這問題問得非常好。目前我們上任三個月,看得出來世界經濟情勢,不管是現在或是未來半年、一年,大概都很難有足夠的條件,讓我們實現經濟成長6%。我們今年經濟成長,大概能夠達到4.6%就已經不錯,到目前為止失業率還未大量增加,大概還維持在3.8%,我們希望未來這幾年內能降到3%以下。所以說我們這些政見都沒有改變,但是它完成的時間可能稍微延後。
最後我們希望在2016年,如果我當兩任總統,那是我最後一年,能夠達到經濟成長6%、國民所得3萬美元與失業率降到3%以下的目標。
我們要推動12項愛台建設,總金額在8年會達到1,200億美元,這樣可以刺激我們的經濟成長,同時增加就業的機會。另外一方面,繼續我們的鬆綁與開放的政策,同時降低稅率,讓台灣的金融環境與亞洲主要的國家,例如韓國、香港、新加坡相較,具有競爭力,這時候我們就有機會也把台灣變成一個亞太資產管理中心、創新中心,以及台商的營運總部、外商的區域營運總部。

這似乎是引起討論的回答,633 在執政第 8 年兌現。這跟競選的時候說的「愛台十二項建設」目標沒什麼不同啊:
對於十二項建設,我們預期政府未來八年內將投資2兆6500億元,吸引民間投資1兆3400億元,投資總金額達到3兆9900億元,每年並提供12萬人的就業機會。我們的目標:國民所得將達3萬美金,失業率降至3%以下,每年經濟成長率6%以上。關於公共投資的增加,政府將可透過稅收的增加來支應,不致造成國庫的負擔。

經過 8 年投資之後目標使國民所得達到 3 萬美金。當時就是這麼說的,為什麼現在不能說?為什麼現在說會使人民比投票前更沒有信心?那當時投票是在投氣氛的嗎?現在不能說是怕大家覺醒發現投錯票嗎?

延伸閱讀:
OECD 下調美日歐 GDP 增長預測 - 633 要怎麼來?

更妙的問答在這裡:
問:在總統這樣的兩岸政策理念下,以及中國大陸內部的轉變,總統對兩個中國的看法為何?會有怎樣的未來?
總統:我們基本上認為雙方的關係應該不是兩個中國,而是在海峽兩岸的雙方處於一種特別的關係。因為我們的憲法無法容許在我們的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同樣地,他們的憲法也不允許在他們憲法所定的領土上還有另外一個國家,所以我們雙方是一種特別的關係,但不是國與國的關係,這點非常重要,所以也不可能取得任何一個外國,包括墨西哥在內的雙重承認,我們一定是保持和平與繁榮的關係,同時讓雙方在國際社會都有尊嚴,這是我們的目標。

問:中華民國臺灣是主權獨立的國家,中國大陸又說臺灣是中國的一省,似乎是無法妥協的紛爭;請問有和解之道嗎?
總統:這樣的爭議是屬於主權層面的爭議,目前無法解決,但是我們雖然不能夠解決這個問題,卻可以做一個暫時的處理,這就是我們在1992年與中國大陸所達成的一個共識,稱為「九二共識」,雙方對於「一個中國」的原則都可以接受,但對於「一個中國」的含意,大家有不同的看法。因為對主權的問題到底能不能解決?如何解決?何時解決?目前可以說都沒有答案。但是我們不應該把時間精力花在這樣的問題上,而應該把重點擺在其他更迫切、更需要雙方解決的項目,這就是我們目前推動的政策。1949年因為中國大陸的內戰,我們的政府離開了中國大陸,由中共政權統治,但我們並沒有消失,大家不可能忽略這個現實。原來我們中華民國跟墨西哥有邦交,後來墨西哥跟我們斷交,轉跟中共建交,但台灣還是存在,墨西哥跟台灣繼續維持實質關係,這對台灣與墨西哥都是有利的。所以說,我們現在的情況就是希望大家在外交上不要再做惡性的競爭,大家繼續維持邦交國,但是對無邦交的國家還是可以發展非外交關係,如此和平共存,這才是雙方國際相處最理想的方式。
問:入聯公投與總統選舉二合一結果失敗,請問新政府是否重新思考入聯的名稱?
總統:對的。我們因為公投沒有成功,所以申請重返聯合國的努力,也受到國內法律的限制,今年我們在聯合國大會所提出來的提案,就不是加入或重返聯合國,而是有意義的參加聯合國專門機構的活動,因此我們策略確實有改變。

問:請問貴國在不久的未來可能進入聯合國嗎?
總統:這非常困難,所以我們會先從聯合國專門機構的活動開始,一步一步來努力,但是我們未來要想重返聯合國是非常非常困難的。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