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10.08

the journey

2008.10.26
周日到高雄衛武營看了《月亮上的人-安徒生》。我要先從週邊說起。很了不起的製作。
沒錯,我是個怪人:我的心是一本日記,其中有幾頁黏在一起,但日記本身人人皆可閱讀。有關我行為的多數原因都寫在黏住的那幾頁上。也許有人會想,紙那麼薄,裡面的字跡會透出來,但大家都知道,透過紙背讀到的文字是顛倒的。
      -1833 年 1 月 14 日,安徒生日記,時年 27 歲。

演出手札就如這段敘述中的日記一樣,線裝本的卡紙上緣是未切斷的虛線切割,紙頁有些是演出圖文,有些是空白的;一頁頁拆閱的時候,真有種窺探的意味。

雖然演出前已經知道舞台是個像滑板用的 U 型坡面,實際看到還是很吃驚。支撐坡面的結構很漂亮(這裡有網友貼的照片,在台南吳園)。在衛武營的演出,U 型舞台的頂端緊挨著展演館屋頂木桁架的下方,就不太像是世界頂端的感覺了。

演出正式開始前,背景音效播放的是國小三年級小朋友朗讀安徒生的日記、童話,或回答他們認識不認識安徒生、喜歡哪個故事;這樣的對話後來也穿插在演出當中出現。白衣女孩坐在 U 型舞台的頂端,一個接一個地吹著五顏六色的汽球,再一個個將它們放開。孩子的言語、汽球和白衣女孩的形象,像是象徵童心與夢想。

U 型坡面上投放的第一段幻燈,火車行進的軌道聲音,影片卻是倒轉的飛機降落影像。舞者在坡面上的影子形狀誇張但乾淨俐落。疾走追逐和反過來被追逐、穿戴蛙鞋蛙鏡的安徒生試圖浮上水面、心中的孩子遊走嬉戲。很多時候是一汪水淹沒所有東西,連同跟你四眼對望的那尾金魚。

喜歡穿著「國王的新衣」的安徒生在喧囂的人群散去後,一個人坐在板凳上,只有一束聚光燈打在身上,彷彿受到無形的禁錮,自己跟自己的掙扎。舞者穿著黑色工作服躺在地上,四肢和衣領上縛上飄浮的白色汽球,像是受到它們的牽引,又讓它們隨著自己的動作和諧地排列成可以掌握的樣子;「小錫兵」將汽球一個個戳破,只剩下衣領上的那一個;舞者俯看著地上的影子,如貓戲般繞著步子追逐背後汽球的影子。舞者像是遵從某種遊戲規則一樣肢體相互碰觸再轉身推離,再回到相互碰觸的姿勢,如此反覆,有種無可奈何、無所遁逃的哀傷感覺。

安徒生不願說的,他的作品會透露線索;但未化為文字的心裡的天真幻想也許永遠沒有人能真正了解。(不朽多可怕,少寫點!)冷澀的 soundscape 取樣、甜美歡愉的香頌、內心熱切的鋼琴曲 (貝多芬?)。

現在回想,許多細節都鮮活了起來。但當時在現場其實感覺不是很喜歡,語言的和具象的表達對我來說是重重壁壘。試圖連結舞者的表演與符號的隱喻,耗費我許多心力。(也或許焦躁是因投射於安徒生而來?)只好注意穿著紅白條塑膠袋禮服的舞者極好看的背部線條,應該是常年鍛鍊的結果。

藝術史課上學到印象最深刻的,是黑白相片比彩色相片更寫實:每個人眼睛到大腦之間的神經電流傳導過程對色彩的判讀都不相同,彩色相片總是失真的。

說穿了,我就是個寫意舞台 snob。但是即使減去所有意義,舞者一個優雅的轉身就能安慰了一些什麼。

就如演出手札裡舞團總監文瑾說的,這一個半小時的演出是一趟觀眾與表演者共度的旅程。It's not a bad journey.

video: south-bound high speed rail train, Oct. 26
music: The Journey - Above Disaster and Under Hope, by
Hollow



坐高鐵南下,錄下兩個山洞之間旅程的影像。回來對照 Brian 寫的這首也是 5 分鐘長的曲子,起承轉合都奇妙的吻合,尤其是 3:00 左右,幾乎所有的鼓點都找到對應。


延伸閱讀:
ppaper 專訪 - 周書毅 snapshot轉載
在哲學經典《蘇菲的世界》裡,這個世界就像是被魔術師從禮帽拿出來的兔子,我們都出生在兔子毛的頂端,然後開始往溫暖的毛根爬,然後待在舒適的地方再也不願出來。所以,小孩子看到的世界多采多姿、充滿驚喜,但大人的世界裡只有自己的世界那麼大。
俄國大文豪托爾斯泰花了10年研究安徒生,只得到兩個字的結論:「孤獨」。這位以童話聞名於世的文學家,內在世界卻異常孤獨。2005年才認真去認識安徒生的周書毅,看到這個社會越來越往溫暖的毛皮走去,大家窩在一起抱著取暖,卻沒有人願意努力爬上毛端,找回小孩子的純真,單純而且認真的相信去作一件事情。

[看戲後的品論總還是能圍繞著戲裡虛構的人物角色或戲外的演員和樂師,有確切的指代可供同情、移情或寄情。看舞之後卻似乎總是要往 "現實世界" 自省一番,多愁善感的文青感想真不是我的 tone 耶。]

23.10.08

京劇、畢谷雲、蹺功戲

前天網上閒逛,看到江蘇省京劇院 11 月要來台北演出兩週的消息。我對江蘇省京劇院完全不了解,上豆瓣請網友評點這次的戲碼和演員陣容,一問才知道真不得了,馬上衝下樓訂了 3 天 4 場戲票。

高人們說,必看的重頭戲是高齡 78 歲老藝術家畢谷雲的絕版戲,徐派的《續紅娘》和蹺功戲《翠屏山》。午、晚場連演的《紅鬃烈馬》的折子組合很少演,值得一看。

畢谷雲,踩蹺。

蹺功,幾乎帶有禁忌色彩的一項旦角表演技巧。蹺鞋模仿纏足婦女的小腳製成,武旦、刀馬旦或花旦演員,將腳尖插入蹺鞋裡,用綁帶將蹺綁緊,將真腳連同腿部以彩褲遮蓋住,只露出蹺鞋假作 "三寸金蓮";演員的腳掌與地面呈 75 度角站立,必須將腳踝到腿部全部繃直,以腳踝的力量支撐全身的重量,整場戲都得這樣踮著腳尖,表演翻、打、撲、跌等動作。這自然是要模仿纏足女子的姿態,而演員必須不停移動以保持平衡,也能表現旦角身段和高超技巧。



這裡有一小段畢谷雲老先生在《梅蘭芳》紀錄片裡示範蹺功的畫面,很驚人。(用 IE,或者到這裡看。)


畢老先生去年到加拿大訪問表演,居然在光滑的磨石子地上示範:
在巴塔鞋博物馆的第二场演出甚至是溜光水滑的水磨石地面,在场的观众也为老先生捏了一把汗。但毕老师脚下花而不乱,现场观众掌声不断。台下毕先生连连说:“其实自己心里也直打鼓,过去演员有台毯还要浇上一点水蹭一蹭,因为怕打滑。这镜子似的地面走不好摔一跤不要紧,就怕对不起观众。

蹺功戲《翠屏山》在週三晚上,我跟師父請假了:
78 歲老先生的旦角蹺功戲,錯過的話我會終身遺憾的...

延伸閱讀:
我一个朋友眼中的当今四大名旦之毕谷云

毕谷云:京剧名伶今年七十七 犹能出国亮绝技(图)

京剧舞台“跷功鞋”


江蘇省京劇院來台盛大公演 台北國軍文藝活動中心
11月16日(日)日場14:15《白蛇傳》
11月16日(日)晚場19:00《穆桂英大破天門陣》(穆柯寨、轅門斬子、破天門)
11月17日(一)晚場19:00《扈家庄》、《讓徐州》、《八珍湯》、《天女散花》、《後紅娘》
11月18日(二)晚場19:00《楊門女將》
11月19日(三)晚場19:00《八大錘》、《宇宙鋒》、《逍遙津》、《虹橋贈珠》、《翠屏山》
11月22日(六)晚場19:00《西施歸越》
11月23日(日)日場14:15《紅鬃烈馬‧上》(彩樓配、三擊掌、投軍別窯、誤打三卯、母女會)
11月23日(日)晚場19:00《紅鬃烈馬‧下》(趕三關、武家坡、算糧、銀空山、大登殿)


江蘇省京劇院來台盛大公演
嶄新陣容,夢幻組合‧名角雲集,好戲連台

主辦:弘梅雅集京崑藝術團
洽詢專線:0939792732 02-27631775 (日) 02-27674617 (傳真)
協辦:台灣申報 洽詢專線:02-29912702

演出場地:台北國軍文藝活動中心 洽詢專線:02-23114228
演出地點:台北市中華路一段69號

售票:年代售票系統 http://www.ticket.com.tw
洽詢專線:02-23419898

票價:300.600.800.1000.1300.1600


劇目:

11月16日(日)日場14:15《白蛇傳》
主要演員:
白素貞:李潔
許仙:盛海寧
小青:陳婷
法海:李為群
艄翁:嚴湘民
小沙彌:周敏
鹿童:張坤
鶴童:鄭重
伽藍:周天

11月16日(日)晚場19:00《穆桂英大破天門陣》(穆柯寨、轅門斬子、破天門)
穆桂英:楊燕、李正華
楊宗保:盛海寧
楊延昭:徐全心
焦贊:李為群
孟良:周志斌
趙德芳:嚴陣
佘太君:吳莉燕
穆瓜:周敏
穆洪舉:嚴湘民
丑丫頭:王東
蕭天佐:于維民
楊五郎:周天

11月17日(一)晚場19:00《扈家庄》、《讓徐州》、《八珍湯》、《天女散花》、《後紅娘》
《扈家庄》
扈三娘:楊燕
林沖:周天
王英:張坤
《讓徐州》
陶謙:嚴陣
劉備:李舒
關羽:徐全心
張飛:李為群
《八珍湯》
孫淑琳:董源
春蘭:高飛
《天女散花》※全本
天女:李潔
如來:李為群
《後紅娘》※徐派
紅娘:老藝術家畢谷雲(娃娃調)

11月18日(二)晚場19:00《楊門女將》
穆桂英:李潔
佘太君:董源
寇準:王新農
楊七娘:楊燕
楊文廣:韓露
仁宗:徐全心
柴郡主:李正華
採藥老人:嚴陣
王輝:范雪峰
楊洪:周敏
張彪:張小鵬
王文:于維民
王翔:張坤
魏古:嚴湘民

11月19日(三)晚場19:00《八大錘》、《宇宙鋒》、《逍遙津》、《虹橋贈珠》、《翠屏山》
《八大錘》
陸文龍:張坤
岳飛:周天
《宇宙鋒》
趙豔容:周麗霞
趙高:周志斌
胡亥:盛海寧
《逍遙津》
漢獻帝:徐全心
曹操:李為群
華歆:周敏
《虹橋贈珠》
水母:楊燕
白永:盛海寧
二郎:于維民
哪吒:周天
伽藍:吳亮亮
龜帥:王東
蛙形:張小鵬
《翠屏山》
潘巧雲:老藝術家畢谷雲(河北梆子)

11月22日(六)晚場19:00《西施歸越》
西施:李潔
勾踐:李為群
范蠡:嚴陣
西施母:董源
吳優:王東

11月23日(日)日場14:15《紅鬃烈馬‧上》(彩樓配、三擊掌、投軍別窯、誤打三卯、母女會)
《彩樓配》
薛平貴:盛海寧
王寶釧:高飛
《三擊掌》
王寶釧:江汁(程派)
王允:王新農
《投軍別窯》
薛平貴:嚴陣
王寶釧:李正華
《誤打三卯》
薛平貴:嚴陣
代戰公主:楊燕
《母女會》
王寶釧:周麗霞
王夫人:董源

11月23日(日)晚場19:00《紅鬃烈馬‧下》(趕三關、武家坡、算糧、銀空山、大登殿)
《趕三關》
薛平貴:王新農
代戰公主:楊燕
馬達:嚴湘民
江海:周敏
《武家坡》
薛平貴:王新農
王寶釧:周麗霞
《算糧》
薛平貴:王新農
王寶釧:周麗霞
王允:徐全心
王夫人:董源
《銀空山》
薛平貴:王新農
代戰公主:楊燕
高嗣繼:盛海寧
馬達:嚴湘民
江海:周敏
《大登殿》
薛平貴:徐全心
王寶釧:畢谷雲
代戰公主:李正華
王夫人:董源

演員:老藝術家畢谷雲、徐全心、李潔、楊燕、李正華、周麗霞、高飛、江汁。
主要鼓師:王呈祥
主要琴師:蔡萬軍、郭峰、于得海
特邀琴師:周義剛

19.10.08

生活多美好

2008.10.18

下午在中山堂王心心的演出,非常動人。上半場《笑春風》描寫楊貴妃雖然深得君寵但心不安寧,純演奏的指、心心演唱的《輾轉三思》、加入下四管和輪唱的新編《清平調》,舞台上的聲音和動作漸次豐富起來。

下半場的《嘆秋途》近乎完美!一直到在誠品的座談上聽到編導吳素君說這場樂舞只演「昭君出塞」當天早晨,昭君一邊整裝、一邊悠悠唱出心中的三恨,我才決定要來看。昭君身上衣物一件件披加,光景從宮中清冷的早晨,緩緩推移到黃沙滾滾的玉門關,以舞台上一個平緩的上下斜坡象徵離宮、出關的路程,宮女們的一段合唱後,在這頭下跪送行;那頭昭君由胡人侍衛護送前行,她回過頭來再要開口,卻只是無字的吟嘆。聚光燈就在她身上暗下來。


完美!動作畫面精煉成了一幅抒情詩畫,在如卷軸般的舞台上緩緩展開,南管樂音和心心的一唱三歎,真能三日繞梁。

後來才知道這是三年前由羅曼菲和吳素君一同為心心量身編排的,也是在中山堂光復廳演出。羅曼菲在公演四個月後就去世了。這次重演這個劇目,心心說,因為這是一個充滿昭君出塞的年代。自己也是從福建泉州遠嫁來台灣的心心,周日下午的公益場演出將邀請新移民前來欣賞。


晚上看了師父的演出。演出名稱是十年來兩張專輯名稱的組合,不過沒料想到第一個 set 演第一張、第二個 set 演第二張,幾乎是按照專輯曲目順序一條不漏。好樣的!


第一個 set 轟轟烈烈地開了場,但到聽完第 2, 3 首,我卻開始不安,這個 set 除了當中的兩首,似乎都感覺不到情緒。以至於第二個 set 第一個音符響起來我就開心得不得了。師父好聽的鼓聲在這個場地聽起來實在非常過癮。最感動我的曲子仍然是我原就喜歡的那些,毫無意外地又感動了一回。這樣說起來是不是很像犯毒癮啊......



馬森的小說集《府城的故事》,好看極了!70 歲的老先生在當今的台南場景(大億麗緻!),寫現時下的疏離、荒誕,很過癮。不過開元寺到底在哪裡? :-P

小小的小符說這本書一進貨就賣光。 :-)


有這麼多美好的創作可以欣賞,生活多美好。

17.10.08

填飽肚子和腦袋


台灣欒樹花、風險管理、下午茶點的空盤和叉子。

13.10.08

狂歡後的孤單



信義區的空地上。

這讓我想起小學裡傳說到了晚上會走動的大象溜滑梯...

12.10.08

《夢蝶》

2007.12.14
13 日去看了當代傳奇劇場年度大戲《夢蝶》的首演,拿的是之前兩廳院遇見大師粉絲宣言徵文的獎品,最高價演出票,坐在國家戲劇院一樓第 8 排 - 好像除了學生時代拿贈票,從沒坐過這麼好的位子。

《夢蝶》請來在美國林肯中心演出《牡丹亭》而馳名國際的崑劇名伶錢熠擔任女主角,由製作人(也是吳興國的太太)林秀偉親自編寫劇本,以有別於傳統崑劇《蝴蝶夢》、京劇《大劈棺》的當代眼光,重新演繹莊周試妻的傳奇故事;此外,《夢蝶》還標榜形式上的創新,希望呈現的是「崑曲風新歌劇」的全新劇種。

吳興國和錢熠的組合果真堅強,吳興國扮王孫公子用的小嗓,太好聽了!天才!

最感動的是第五場的〈試妻〉,[傾盃玉芙蓉] 的雙人舞太美了,「似空花水月,影兒相照」。真的能純為形式的美而感動。說的是田氏在七夕相處後,終於願意委身王孫公子:

田氏:[傾盃序]堪笑,
   換素裹披紅綃,
   重梳妝再把眉描。
   感君不棄,
   情重義高,
   銀河渺渺架鵲橋。
   前世姻緣今生縈抱,
   願向同衾上九霄。

公子:[玉芙蓉]紅妝分外嬌,
   丹青也難描。
   似空花水月,
   影兒相照,
   香羅帳暖度春宵,
   顛鸞倒鳳在今朝。


2008.06.15
第六屆台新藝術獎 入圍專訪
(06:20 ~ 07:20 - 好美!)


2008.10.12
這篇感想一直還沒寫完。

第一次去聽吳興國的講座,他說,只要有演員、有觀眾,表演就成立了。非常同意。對我來說劇場最神奇的地方在於藉由具象的動作聲音的表現,卻能夠突破表象,直指人心;戲曲尤其是如此,甚至不需要太多承載意義的語言文字闡述編導的意旨。《揚州畫舫錄》裡說到一個旦角演員「小旦余紹美,滿面皆麻,見者都忘其醜」。好的演員能把你帶入夢境的。

去年看了當代的《水滸 108》和《夢蝶》,老實說都有點失望。雖然《水滸 108》的年輕演員的演出功力沒辦法跟吳興國和錢熠相提並論,但是讓我更失望的卻是《夢蝶》。

這次的跨界賣點,是找來上海的西洋歌劇作曲家和管弦樂團伴奏,但崑曲唱段標榜是正宗傳統的編腔。在排練的時候就傳出遭遇到困難,戲曲唱段無論是音調或是節奏,其實很有即興發揮的空間,角兒通常都有長期配合的笛師、琴師;京劇裡頭如果是不同唱腔流派的演員,演員輪唱的時候琴師也要輪流上場的。遇上管弦樂團這樣龐大精準的伴奏團體,演員拉它不動,錢熠幾次抒情的大唱段很明顯突然慢下來等拍子,情緒就硬生生地被打斷了,一下子跌到戲外頭。

當然也有成功的例子,文革時期的樣板戲就是管弦樂團伴奏,當時把戲曲拍子、音高不準確,視為必須破除的陋習;但是樣板戲是從頭開始配合管弦樂團編排的,絕不是一東一西放在一起就完事了。樣板戲仍有傳唱至今的唱段,近年也挑戰復排樣板戲,樣板戲的音調比傳統戲要高要亮,對演員也是很大的考驗。

《夢蝶》更可怕的,是小提琴不停地用神經質的驚悚片配樂伴奏,填滿了整個音場,常常跟舞台上的情節、情緒完全脫節。這不是講中文的演員與講外語的樂隊在同台演出,這個樂隊根本不懂中文啊!在上面的台新藝術節入圍專訪裡面,說這次是刻意要嘗試讓管弦樂團的音樂節拍跟崑曲演唱錯位............

吳興國的《絕境萌芽》裡面有一段:
創新不一定是丟棄傳統,割裂傳統,而應該是在傳統基礎上的創新。2005 年 3 月,亞洲文化協會邀請吳興國以其從傳統創新的經驗,協助柬埔寨皇家大學劇團,在保存及恢復「Bassac」傳統劇種注入新的觀念,是吳興國非常特殊的一次教學經驗。柬埔寨的歷史先經歷過法國的殖民,共產黨赤化後,大量盲目的現代化過程裡,「他們竟然在傳統樂場裡加入了薩克斯風,我一次聽到時嚇了一跳,我是來到一個有吳哥窟文明的國家嗎?」吳興國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讓他們重新認識傳統,恢復對傳統的信心。

戲曲要創新,要讓年輕人看到戲曲的美,才能延續這門藝術的生命。用巨大的管弦樂團壓過文武場和演員的聲音,打著「崑曲風新歌劇」的招牌,有些年輕學生看完戲還以為自己看的這個是「京劇」。然後呢?

看到台灣戲曲學院京劇團和台北愛樂管絃樂團要合作演《桃花扇》,票真的買不下手。《桃花扇》好好演會很好看的。

5.10.08

我也曾經長髮飄逸過咧...

05 年 2 月,北京的社交場合。我自己有被這張照片嚇到。

06 年 9 月的一頭中長紅髮。

昨天剪了頭髮。頭髮長得太快,設計師每次看到我都很無奈,明明不到兩個月前才剪的,又變得又厚又長了。而且現在的已經是最適髮型,沒得變化。

01 年在英國花了 33 英鎊剪的頭髮。其中 3 鎊是我和設計師一人一杯紅酒... 設計師要我嫁給他,看在可以免費剪頭髮的份上我有小考慮一下。

03 年在北京花了 25 塊人民幣剪的頭髮。其中 5 塊錢是潤絲... 這個髮型到了兩年後,我的一位已婚男同事還念念不忘,稱讚很有國際水準。值得一提的是:(1) 設計師總是穿著貼身半透明閃亮上衣,但據悉並不是同志;(2) 一絲不苟的剪髮服務,每次耗時約兩小時;(3) 後來設計師神秘離職,據憤恨不平的老板說他因為吸食白粉,逃回老家去了。

過兩個月我的設計師想替我燙起來咧... 我需要心理建設。
05 年 10 月頂著一頭燙壞了的黃髮去度假,完全融入馬來西亞肉骨茶早餐攤的氛圍啊!

國際油價

update: 08.10.10 近 30 日國際原油價格趨勢:
(source: 經濟部能源局)

'07 年 9 月到 '08 年 9 月間西德州中級原油期貨價格:
(source: oilnergy.com)

拿「國際油價高漲」當作開發替代能源或注重節能設計的誘因,只是在依賴幸運的巧合。

梅葆玖先生 6 月到台北某大學演講,一位建築系教授開場時說:「近來國際油價高漲,我們很高興今天能夠請到梅葆玖先生......」

!? 傻眼......

延伸閱讀:國際油價與匯率

4.10.08

《骨》好看


驫舞劇場新作首演,好看。

所以我就失心瘋買了票要去看巡迴到高雄的《月亮上的人-安徒生》和 11 月的《漢字寓言:未來系青年觀點報告》

驫舞劇場新作「骨」 明起台北首演五場
「如果我們多了一塊骨頭或少了一塊骨頭會怎樣?」周書毅拋出疑問,「如果支撐我們身體的是骨,那支撐我們生活的骨又是什麼?」。

「骨」其中一段的發想是周書毅從中國大陸的社會新聞「髮廊遭搶劫,婦人堅持燙完頭髮」延伸而來,在表演過程,體型壯碩的團長蘇威嘉不斷用力衝撞舞者陳武康,但陳武康仍專注穿脫自己的衣物,跌跌撞撞卻堅持完成眼下的事。

藝術總監陳武康談到「骨」的意義指出:「我們覺得骨和愛有關,也和生活無法分開,甚至我們無法逃開它,重重地壓在我們身上,卻也是我們不可或缺的生命支撐」。

「骨」透過舞者不斷向內思索,並試著感覺身體每個關節和骨頭間的變化,才將五位舞者對「骨」的感覺,完整呈現在觀眾面前。

「骨」的配樂請到法國聲音藝術工作者澎葉生(Yannick Dauby)操刀,以環境音樂為主,樂句不間斷反而提供更佳的氛圍和感覺。配合「骨」要呈現的感覺,澎葉生特別將聽診器改製成錄音器,將骨頭動作發出的微小泛音加入其中。

周書毅 創作讓我繼續跳舞
《S》是他給自己出的一道題,問自己生命除了這個還需要甚麼。「水,呼吸……原來生命最基礎還是回到『0』。」

 正在猜想「0」的深奧意義,他卻又用「象形文字」的方法解釋一番,「0可以是無限循環,也可以是『歸零』。像一個操場,要一直奔跑,很辛苦。人生好像就是這樣,你可以只跑100米,也可以跑800米,也可以散步,可是都要一直這樣下去。」

 舞蹈中,他和搭檔手拉手起舞,一直沒有分開。「兩個人拉著手,就是一個0。我不覺得這表示愛情,只是我們有一些問題需要去解決,從頭到尾都沒有解開這個結。對我來說,其實,是在尋找出口。」

 受「兩廳院20周年雙人舞展」邀請發表的作品《0》,對周書毅來說和《S》是一脈相承。我卻笑起他那「看圖說畫」般的解釋,難為了網絡上那麼多觀眾絞盡腦汁地追尋S與0的隱喻。「像小孩子一樣是不是?」他撓著頭不好意思起來。這時的表情,才真像小孩子呢。

第一次看到周書毅的名字是在《S》的傳單上一小方塊的編舞人介紹,有他的黑白半身照,覺得這個男生未免也太有氣質了,所以去看了舞;後來在《走快一點,型男!》的舞台上看到一個舉著一對雉翎、讓我無法移開目光的舞者,腦袋裡想著這是大概是近年看過最棒的所謂「跨界」表演 (? 不可考...),才知道他就是周書毅,而且這麼好看。今年 6 月《月亮上的人-安徒生》在台北演出,我知道消息的時候票已經賣光了。沒關係,我看得到的。

我只能說,青春氣質型男真是我的菜啊。

補充:皇天不負苦心人!
《走快一點,型男!》台新藝術獎入圍訪談
2:15~2:27 / 4:58~5:09 / 8:42~9:17

那天看完之後寫的

台北國際藝術村 08年 駐村作品: Visible City - People, Filled with Air

台北國際藝術村駐村報導

Kurenai (紅) - X Japan

該練歌了,從最經典的 Kurenai 開始。

先看一個最近的,超妙。Yoshiki 上綜藝節目,有「秋葉原之神」稱號的太鼓達人現場表演難度最高的《紅》,結束後 Yoshiki 說真的很佩服,爵士鼓裡面腳踏大鼓的鼓點,在太鼓上也要用鼓棒打,真是 "Cultural Shock"。Yoshiki 送了一副簽名鼓棒給秋葉原之神,然後在 4:10 左右有非常爆笑的場面!


介紹 Yoshiki 出場時播出的前情提要,有小泉純一郎說他最喜歡 X Japan 的《Forever Love》和《Tears》、在日本天皇即位 10 週年音樂會上彈奏鋼琴、愛・地球博音樂會上指揮管弦樂團、《Forever Love》手稿和紀念 CD 拍賣成交價 360 萬日圓 (!!) 等畫面。

Kurenai 是 X 在地下樂團時期創作的曲子,已經有超過 20 年的歷史了呢,'88 年 6 月獨立發行原始日文版 Kurenai 單曲,'89 年 9 月發行加盟 CBS/Sony (現在的 Sony Records) 後的第一張單曲《紅》,後來還有全英文版的《Kurenai》。

YouTube 上能找到最早的 Kurenai 影片是 '86.10.25 的現場演出,吉他和貝斯手都不是後來的 X 成員,聽起來很不一樣,很地下。

另外一個有趣的影片是已經小有名氣的 X (大家熟知的成員組合) 在 '87 年 12 月參加 CBS/Sony 新人選拔賽演唱《Kurenai》等作品,得到 "值得栽培獎"。影片是網友從錄影帶轉出來的,畫質音質都很恐怖,Hide 的吉他幾乎聽不見,是個貝斯很兇的版本,哈。

作詞:Yoshiki 作曲:Yoshiki

I could not look back, you'd gone away from me
I felt my heartache I was afraid of following you
When I had looked at the schadows on the wall
I started running into the night to find the truth in me

嵐吹くこの街がお前を抱く
吹き抜けろ風にさえ目を閉じろ
お前は走いだす何か追われろよう
俺が見えないのかすぐそばいにろのに

人波にきえと消えて行く記憶の吐息
愛のない一人舞台もう絶えきれない
All of you in my memory is still shining in my heart
すれ違う心は溢れる涙に濡れ

紅に染またっこの俺を慰める奴はもういない
もう二度と届かないこの想い
閉ざされた愛に向かい 
叫びつづける

Oh, Crying in deep red
中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