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7.09

棄絕謊言

以弗所書 4:25~32
所以,你們要棄絕謊言,各人與鄰舍說實話,因為我們是互相為肢體。
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
也不可給魔鬼留地步。
從前偷竊的,不要再偷;總要勞力,親手做正經事,就可有餘分給那缺少的人。
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隨事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
不要叫神的聖靈擔憂;你們原是受了他的印記,等候得贖的日子來到。
一切苦毒、惱恨、忿怒、嚷鬧、毀謗,並一切的惡毒(或譯:陰毒),都當從你們中間除掉;
並要以恩慈相待,存憐憫的心,彼此饒恕,正如神在基督裏饒恕了你們一樣。

感謝神對我說話!

.

26.7.09

子非魚

                        2004.10.25 頤和園

傅大為《回答科學是什麼的三個答案:STS、性別與科學哲學》序文寫道:
近代科學是如何借重「性別傾斜的跳板」來發展,而百年前的近代醫學,對於女性身體,又是如何有許多許多令人驚訝的意識型態偏見等等,就構成了這個階段我常談、常揭露的一個主題。

我自己也常常寫出「令人驚訝」這樣的字句,大部份情況「人」指的應該是我自己吧?

預設「人」驚不驚訝、瞭不瞭解,需要對自己、對別人好多的信心。最近對這件事情莫名其妙地感傷了起來。

.

19.7.09

《季羨林談人生》

季羨林老先生 7/11 去世了...

新浪博友悼念季羨林逝世

2008/1/28
季羨林是留德研究印度學的學者。弟弟帶回他的這本書,滿可愛的。我是老大陸人...

〈迎新懷舊 ── 21 世紀第一個元旦感懷〉

  我可真正是萬萬也沒有想到,我能夠活到 89 歲,迎接一個新世紀和新千年的來臨。

  我經常說到,我是幼無大志的人。其實我老也無大志,那種「大丈夫當如是也」的豪言壯語,我覺得,只有不世出的英雄才能說出。但是,歷史的記載是否可靠,我也懷疑。劉邦和朱元璋等地痞流氓,一無所有,從而一無所懼,運氣好成了皇上。一批幫閑的書生極盡拍馬之能事,連這一批流氓的並不漂亮的長相也成了神奇的東西,在這些書生筆下猛吹不已。他們年輕時未必有這樣的豪言壯語,書生也臆造出來,以達到吹拍的目的。

  這話扯遠了,還是談我自己吧。我的「無大志」表現在各個方面,在年齡方面也有表現。我的父母都活 40 歲多一點。我自己想,我決超過父母的,能活到 50 歲,我就應該滿足了。記得大概是在 50 年代,我 40 多歲的時候,忽發奇想,想到我能否看到一個新世紀。我計算了一下,我必須活到 89 歲,才能做到。89 歲,對當時的我來說,簡直是一個天文數字,古今中外的文人,有幾個能活到這個歲數的?這簡直像是蓬萊三山,煙波淼茫,可望而不可即。

  然而曾幾何時,知命之年,倏爾而逝;耳順之年,也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在古稀之年也沒能讓我有古稀的感覺。物換星移,歲月流逝,我卻懵懵然,木木然,沒有一點感覺,「高堂明鏡悲白髮」,我很少攬鏡自照,頭髮變白自己是感覺不到的。只有在校園中偶然遇到一位熟人,幾年不見,髮已半白,心裡驀地震顫了一下。被人稱呼,從「老季」變成了「季老」,最初覺得有點刺耳。此外則一切平平常常,平平常常。彈指一瞬間,自己竟然活到了 89 歲,迎接了新世紀和新千年,當年認為無法想像的,絕對辦不到的,當年的蓬萊三山,「今朝都到眼前來」了。豈不大可喜哉!然而又豈不大可驚哉!

  記得有兩句詩:「凡所難求皆絕好,及能如願便平常」,我現在深深地認識到在樸素語言中蘊含的真理。我現在確實如願了。但是心情平常到連平常的感覺都沒有了。現在是 2000 年 1 月 1 日,同1999 年的 12 月 31 日,除了多了一天以外,絕沒有任何不同的地方。早晨太陽從東方升起,到了晚上,仍然會在西方落下。環顧我的房間,依然是插架盈室,書籍盈架。窗台上的那幾盆花草依然綠葉葳蕤,春意盎然。窗外是嚴冬。荷塘裡只剩下了殘荷的枯枝,在寒風中抖動。冰下水中魚兒們是在游泳?還是在睡眠?我不得而知。埋在淤泥中蓮藕是在蔓延?還是在冬眠?我也不得而知。荷花如果能做夢的話,我想,它們會夢到春天,堅冰融化,春水溶溶,它們又能長出尖尖的角,笑傲春風了。

  荷花是不會知道什麼 20 世紀 21 世紀的。大千世界的一切動植物都不知道。它們僅僅知道日和夜以及季節的變換這些自然界的現象。只有天之驕子人類才有本領耍出一些新花樣,自己耍出來以後,自己又頂禮膜拜,深信不疑。神仙皇帝就屬於這一類,世紀和千年也屬於這一類。就拿昨天才結束的 20 世紀的世紀末來說,明明是自己製造出來的東西,卻似乎有了無限的神力。多少年來,世界各國不知有多少聰明睿智之士,大談他們製造出來的世紀末問題,又是總結 20 世紀的經驗教訓,又是侈談 21 世紀的這個那個,喧詉紛爭,煞是熱鬧;人各自是其是而非他人之是。一時文壇、學壇,還有什麼壇,議論蜂起,殺聲震天。倘若在高天上某一個地方真有一位造物主的話,他下視人寰,看到一群小動物角鬥,恐怕會莞爾而笑吧。

  我自己不比任何人聰明,我也參加到這一系列的紛爭裡來。我談的主要是文化問題,20 世紀和 21 世紀東西文化的關係問題。我認為,20 世紀是全部人類歷史上發展最快的一個世紀。在這個世紀以前西方發生的產業革命大大地解放了生產力,二百多年內,給人類創造了巨大的財富和福利,全世界人民皆受其惠。但這只是事情的一個方面。另一個方面則是並不美好的,由於西方人以「征服自然」為鵠的,對大自然誅求無饜,結果遭到了大自然的報復和懲罰,產生了許多弊端和禍害。這些弊端和災害彰彰在人耳目,用不著我再來細數。現在世界上幾乎所有的政府和人民團體都在高呼「環保」,又是宣傳,又是開會,一時甚囂塵上。奇怪的是,竟無一人提到環保問題產生的根源。為什麼歐洲的中世紀和中國的漢唐時代,從來沒有什麼環保問題呢?這情況難道還不值得人們深思嗎?

  我自己把環保問題同 20 世紀和 21 世紀掛上了鉤,同東西文化掛上了鉤。同時我又常常舉一個民間流傳的近視眼睛猜匾的笑話,說 21 世紀這一塊匾還沒有掛了出來,我們現在亂猜匾上的大字,無疑都是近視眼。能吹噓看到了匾上的字的人,是狡猾者,是事前向主事人打聽好了的。但是這種狡猾行動,對匾是可以的,對 21 世紀則是行不通的。難道誰有能耐到上帝那裡去打聽嗎?我主張在 21 世紀東方天人合一的思想──這是東方文化的精華──能幫助人們解決環保問題。我似乎已經看到了還沒有掛出來的匾上的字。不是我從上帝那裡打聽來的,是我根據自己的觀察和思考得出來的,我是我自己的上帝。

  昨天夜裡,猛然醒來,開燈一看,時針正指著 12 點,不差一分鐘。我心裡一愣:我現在已是 21 世紀的人了。未多介意,關燈又睡。早晨 7 點,乘車到中華世紀壇去,同另外 9 個科學界聞人,代表學術界 10 個分支,另外配上 10 個兒童,共同撞新鑄成的世紀鐘王 21 響,象徵科學繁榮。鐘聲深沉洪亮,在北京上空回盪。這時,我的心驀地一陣顫動,21 世紀幾個大字沉重地壓在我的心頭,真正感覺「往事越千年」,我自己昨天還是 20 世紀的「世紀老人」,而今一轉瞬間,我已成為 21 世紀的「新人」了。

  在這關鍵的時刻,我過去很多年熱心議論的一些問題,什麼東西方文化,什麼環保,什麼天人合一,什麼分析的思維模式和綜合的思維模式等等,都從我心中隱去。過去侈談 21 世紀,等到 21 世紀真正來到了眼前,心中卻是一個大空虛。中國古書上那個葉公好龍的故事是很有啟發意義的。

  然而,我心中也並不是完全的真正的空虛,我想到了我自己。我現在確確實實是 89 歲了。這是古今中外都艷羨的一個年齡。我竟於無意中得之,不亦快哉!連我這個少無大志老也無大志的人都不得不感到躊躇滿志了。但是,我腦海裡立即出現了一個問題:活大年紀究竟是好事呢?還是壞事?這問題還真不易答覆。愛活著是人之常情,連中國老百姓都說「好死不如賴活著」,我焉能例外!但是,活得太久了,人事紛紜,應對勞神。人世間的一些離魅魍魎的現象,看多了也讓人心煩。德國大詩人歌德晚年渴望休息 (ruhen) 的名詩,正表現了這種心情。我有時候也真想休息了。

  中國古代詩文中有不少鼓勵老年人的話,比如「老驥伏櫪,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壯心不已」。又如「天意憐幽草,人間重晚晴」。又如「餘霞尚滿天」,等等。讀起來也頗讓老人振奮。但是,仔細字裡行間推敲一下,便不難發現,這些詩句實際上是為老人打氣的,給老人以安慰的,信以為真,便會上當。

  那麼,老年人就全該死了嗎?也不是的。人老了,識多見廣,正反兩面的經驗教訓都非常豐富,這些東西對我們國家還是有用處的,只要不倚老賣老,不倚老吃老,人類社會還是需要老人的。佛經裡面有一個《棄老國緣》的故事,說的就是這一番道理。在現在的中國,在 21 世紀的中國,活著無異還是一種樂事。我常常說:人們吃飯為了活著,但活著不是為了吃飯。這是我的最根本的信條之一。我也身體力行。我現在仍然是黎明即起,兀兀窮年,不求有驚人之舉,但求無愧於心,無愧於吃下去的飯。

  在北京大學校內,老教授有一大批。比我這個 89 歲的老人更老的人,還有十幾位。如果在往八寶山去的路上按年齡順序排一個隊的話,我決不在前幾名。我曾說過,我決不會在這個隊伍中搶先夾塞,我決心魚貫而前,輪到我的時候,我說不定還會溜號躲開,從後面擠進比我年輕的隊伍中。

  多少年來,我成了陶淵明的信徒。他的那一首詩:

縱浪大化中,不喜亦不懼。
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

  我感到,我現在大體上能夠做到了,對生死之事,我確實沒有多慮。關鍵在一個「應」字,這個「應」字由誰來掌管,由誰來決定呢?我不能知道,反正不由我自己來決定。既然不由我自己來決定,那麼──由它去吧。

2000 年 1 月 1~3 日

17.7.09

久違的逆轉勝

高雄世運開幕,台灣隊進場音樂是逆轉勝。

台灣隊其實叫中華台北,沒被逆轉成功的總統也在場觀禮,這場面真是太有趣了!



上週沾到世運開幕前的邊...
寄件者 2009.7.9 ~ 10 高雄、台南

寄件者 2009.7.9 ~ 10 高雄、台南

寄件者 2009.7.9 ~ 10 高雄、台南

14.7.09

兩樣感動

上週四天台南行,好開心。

前兩天在台南閒晃、吃小吃。在雙全紅茶,Dennis 有感而發地說,也可以這樣把一件事做到最好,然後就一直專心地做這一件事就好。就像雙全紅茶的網頁上說的:「有一款寂寞 號做堅持」。


後兩天參加「愛上七股。護沙工作假期」,保護七股的頂頭額汕。「比對七股的空照圖,近十年來海岸退縮近 280 公尺,七股潟湖的面積因此減小了 1/3,看著昔日的防風林跌落海底,沙洲變矮了,原本在內陸的道路卻變成了黃沙片片,我們的國土發生了些什麼事?不只是當地的居民需要關心,熱愛這片土地的你、我,都應該進入這裡,用身體、用眼睛,親自感受這片環境的變化。」


工作內容很簡單,把竹枝固定在沙洲上已經垂直風向釘好的竹樁上,讓風裡挾帶的沙粒減速落在竹柵的前後。在那裡看到之前已經完工的攔沙柵,底部 40~50 公分都已經埋在沙裡,清楚顯示出攔沙的成效。


行前在七股海岸保護協會看海岸的變化情況和過去的行動記錄,再加上親眼見證、親手施作,真的很感動。或許只是治標、或許是螳臂擋車,但是終究這是對的事情。這些人堅持去做對的事,即便他們自己也知道力量微薄。覺得袖手旁觀的懷疑論和自作聰明都好可笑。


知道什麼是對的事,忍耐、堅持地去做,要好有光啊。


延伸閱讀:
這次護沙行動的紀錄 - 七股護沙 可以是一種旅遊 港客超愛
2007 年護沙成效 - 行動護沙現成效 柯羅莎讓七股沙洲堆積半公尺高


我們既有這許多的見證人,如同雲彩圍著我們,就當放下各樣的重擔,脫去容易纏累我們的罪,存心忍耐,奔那擺在我們前頭的路程。(希伯來書 12:1)

Therefore, since we are surrounded by such a great cloud of witnesses, let us throw off everything that hinders and the sin that so easily entangles, and let us run with perseverance the race marked out for us. (
Hebrews 12:1)

8.7.09

人心

之前開始讀經沒多久,就發現自己對人說的話比對神說的話領悟力更低。

約翰福音 2:1~11
第三日,在加利利的迦拿有娶親的筵席,耶穌的母親在那裏。
耶穌和他的門徒也被請去赴席。
酒用盡了,耶穌的母親對他說:「他們沒有酒了。」
耶穌說:「母親(原文是婦人),我與你有甚麼相干?我的時候還沒有到。」
他母親對用人說:「他告訴你們甚麼,你們就做甚麼。」

照猶太人潔淨的規矩,有六口石缸擺在那裏,每口可以盛兩三桶水。
耶穌對用人說:「把缸倒滿了水。」他們就倒滿了,直到缸口。
耶穌又說:「現在可以舀出來,送給管筵席的。」他們就送了去。
管筵席的嘗了那水變的酒,並不知道是哪裏來的,只有舀水的用人知道。管筵席的便叫新郎來,
對他說:「人都是先擺上好酒,等客喝足了,才擺上次的,你倒把好酒留到如今!」
這是耶穌所行的頭一件神蹟,是在加利利的迦拿行的,顯出他的榮耀來;他的門徒就信他了。

我原先以為我不懂的是第 4 節耶穌的回答,和第 5 節他母親的反應;後來才發現我連第 3 節都沒看懂:他母親因為知道耶穌的來歷,開口要他變些酒出來,把他當自己兒子吩咐,也當神燈巨人那樣要求。我之前以為她只是隨口說說,轉述宴會上的情況而已。哈。

另一個例子是馬可福音 2:1~12,耶穌醫治被人從房頂縋下的癱子的故事,眾人聽到耶穌赦免癱子的罪,還在疑惑,到了耶穌治好他的病,眾人才驚奇,相信是神蹟,便歸榮耀給神。有時神看重的我們不一定瞭解,在人看來是神不成全自己的祈求,但其中必有神更美善的旨意!

上個主日宋長老的信息裡說到:「一個人不認識自己,就不可能接納自己;不接納自己就不可能改變自己。」聖經雖然是幾千年前寫成的,裡面寫的都是關於我的事。

弗曼 (Franz Fühmann):「這就是人,現在看看你自己!」[〈我的聖經經驗 (Meine Bibel; Erfahrungen)〉,摘自《聽一聽->聖經》]


延伸閱讀:《聽一聽->聖經》書摘

.